a-qing

腐劇與流動性別◎阿青

新文潮 網店

同聚一刻 | 腐劇與流動性別

  回想起來,好像從小學起,我就知道自己是同志了。(收集了好多小虎隊和郭富城的閃卡,也對翁清海的身材念念不忘。)

  少年時期也曾因為害怕自己「不正常」,所以嘗試交女友、嘗試滿足大家對我的期望。高中到大學時,算是我的「性啟蒙」時期,讓我很確定自己的生理和心理真正的需求和渴望。因此,我很確定自己的性別傾向。

  當然除了男同志以外,整個LGBTQ的社群所涵蓋的各種性別傾向和屬性是很廣大多元的。所以常常被異性戀說「貴圈很亂」時,也不無道理。畢竟,在一個單一思考和被大眾推崇的性別價值觀裡,異性戀從來不需要面臨「出櫃」、性別認同/歧視等糾結。結婚生子,傳宗接代是再也正常不過的事——即便離婚率很高。

  近日,我卻不時在學術討論、朋友圈、腐劇裡聽到「流動性別」這樣的概念或詞彙。以台灣近日正在熱播的《History 3:那一天》、泰國這兩三年來風靡萬千腐女的《愛來了,別錯過》(Make It Right)、《醉後愛上你》(Together with Me)和近日正在火紅連播的《真愛墨菲定律》(TharnType,亦譯為《與愛同居》)都引述了「直男」轉變性向的情節。尤其是《那一天》、《醉後》和《真愛》特別明顯,《那天》裡的項豪廷(宋緯恩飾)先在前幾集裡上了自己的女友,採了她的「香菇」後,自鳴得意地向友人誇耀成果,后因認識了學霸于希顧(黃雋智飾),透過惡整他而慢慢喜歡上他。《醉後》裡的Knock(Tul Pakorn飾)和《真愛》裡的Type(Gulf Kanawut飾)都是因為有一位男同志愛上自己後,不是和女友分手,就是被對方感動而愛上對方。而這些原本是異男能愛上一位男同志的經典對白,往往都是「我還是不喜歡男生,但是我就是喜歡你(男生)」。

  或許,是我對於性別的認知仍然停留在一個較為刻板的印象,並不認為一個人的性別可以那麼「流動」,除非他知道自己是「雙性戀」(?),對於兩種性別都能產生對於生理和心理的化學效應。

  上述的「流動性別」或許和泰國自身佛國的環境有很大的關係,畢竟佛家思想裡「愛」的是眾生,其根源並沒有「性別」之分的。當然,我沒有很想科學化或理論化「流動性別」作為一個概念,僅僅是聽到某位作家朋友提及「每個人的性別都是流動的,所以就差沒有出櫃而已」,因此覺得這個說法特別有意思。

  這個專欄裡,我更想分享自己身為同志,並在新加坡成長的生活經驗,以及讓我「少女心」迸發的腐劇等等。最後,我好羨慕台灣在一夜間同志都能結婚了,也不知道新加坡會不會有這樣一天的到來。和自己的伴侶已經快十年了,即使我再熱愛這個國家,想到不能和深愛的人光明正大,心裡當然會難過。不過,我始終相信真愛能戰勝一切,「同志」們,革命尚未成功,我們仍需努力!


《真愛墨菲定律》(2019)左起:Tharn(Mew Suppasit飾)、Type(Gulf Kanawut 飾)


《History 3:那一天》(2019)左起:于希顧(黃雋智飾)、項豪廷(宋緯恩飾)


《醉後愛上你》(2017)左起:Korn(Max Nattapol 飾)、Knock(Tul Pakorn 飾)


《愛來了,別錯過》(2016)左起:Tee(Peemapol 飾)、Fuse(Krittapak 飾)


較新的貼文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