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藍如是◎阿青

同聚一刻 | 深藍如是

  應該大約十三歲時,就意識到自己是同志了,也不知何故男生的身體總是特別有吸引力,在期待之餘,也因為自己「不一樣」而感到害怕。生長在一個較傳統的家庭裡,那種男大當婚女大當嫁,得趕緊傳宗接代、開枝散葉的思想,其實一直限制著我去對「同志課題」有更深一層的了解——當年的通訊和網絡也並不那麼發達。而學校裡的性別教育主要還是圍繞著「男女守禮」和「對戀愛負責任」來展開,而在九〇至千禧初年時,整個氛圍仍然十分保守,對於談論「同志課題」經常會被標籤為挑戰道德、標新立異的標籤。

  我一直是到了高中念General Paper(英文通識課)時,才接觸到新加坡對於性別平權方面,一些民間團體的活動和倡議:其中就包括女性平權,以及同志運動在新加坡的發展等。也恰逢當時也因為GP必須提交專題報告(Project Work)給A Levels會考的關係,家中才有了網絡——或許,現在的你很難想像快18歲時家中有了自己的網絡吧?所以,認真說來,這一門通識課,其實是我的「性啟蒙」,開啟了我對自己性別認同的了解。

  當時3G手機才剛推出不久,更別說是什麼交友軟體或手機應用了。當年新加坡最熱門的同志交友的網絡平台FridaeSgboy,那也是我唯一不覺得自己被「歧視」的一個虛擬空間。而認識了「志同道合」的朋友後,就隨即會加到MSN上聊天。當時的我還是很謹慎的,都是聊上數月後,才約出來見面喝咖啡。除了尋找「同類」友人外,才剛情竇初開的青春時期,對愛情也充滿了渴望——而最刻骨民心的初戀也是這樣認識的。

  鍾愛看腐劇的我,近日重溫了兩部大家較少討論的腐劇《深藍之吻》和《深藍與月光》時,勾起了我許多回憶。不論是第一次向朋友出櫃,還是因社會氛圍得躲躲藏藏的例子等,這些是很多異性戀的朋友們不需要經歷的。異性戀很難想像要帶自己喜歡的人回家,或者坦誠自己交了男女朋友,需要「出櫃」嗎?兩部劇對於「出櫃」這件事,都做出了自己的詮釋,而同以「深藍」作為一種隱喻和意象,一部則是藍藍的憂鬱,走向了彼此因愛而分開的結局,而另一部則是在探索深藍的神秘後,找到了屬於自己夜空裡的星辰,以大團圓結局收場。兩部精彩,兩部都訴說了不同同志朋友遭遇的故事。

  我的J經常說我是個「小腐迷」,認為我這個「知識分子」幹嘛成日接觸這些沒有營養有不現實的腐劇,還深怕我幻想自己是其中的人物,無法分辨劇情與現實,最後無法自拔——殊不知,人生如戲?

  其實,從這些劇情中反觀自己和J的相處,以及自己當年是如何「出櫃」的,能找到很多共鳴,也能從中獲得一些啟示。泰劇《深藍之吻》(Dark Blue Kiss)的在很多小狗血的劇情裡,還不忘在台詞裡加入一些性別教育的貼士:「你應該讓我自己選擇何時何地出櫃,你不能剝奪我的權力。」一句那麼簡單的台詞,道出了多少同志朋友被無意out出來的心聲呢?

  《吻》的PeteTawan Vihokratana飾演)因為父親深明大義,所以對於自己同志的身份是毫不隱晦,時時都認為自己應該要「光明正大」地面對自己性別認同和感情,但他的伴侶KaoThitipoom Techaapaikhun飾演,別名New)的處境則迥然不同。

  Kao母親是名教師,自己也是補習中心裡的兼職教師,對於自己公開同志身份非常糾結和膽怯。因此,經常和自己深愛的Pete發生口角衝突,而當有「第三者」NonChayapol Jutamat飾演)趁虛而入時,兩人的感情則變得很不穩定,備受是否應該要「出櫃」的考驗。而Kao因不能直接出櫃,所以必須得用很多謊言來圓之前的謊言。

  其實Kao並不喜歡那位惡意接近的Non,但礙於他是母親老闆的孩子,他總不好拒絕不教他補習。可是嬌生慣養的Pete則人為Kao應該把他自己放在第一位,必須毅然地拒絕這位「學生」。所以整部劇,在這兩人的糾結和無奈中,衍生出很多內心戲,也讓我自己感慨萬千。

  《吻》的另一對CPSunMork就更令人著急了,明明相愛卻嘴硬心軟,結果好事多磨。彼此明明著緊對方,卻一再誤解對方,缺乏信任。看著《吻》時,不免讓我想起了當年了初戀分手的場景,明明深愛卻彼此傷害。不過至少《吻》最終將問題一一都解決了,讓這兩對CP在接受種種考驗後,重拾信心和信任,決定要鍾愛一輩子的人就是對方了。

  台劇《深藍與月光》,同樣是以「深藍」為意象取名和展開,但《月》整體的氛圍則是憂鬱的藍調,敘事節奏緩慢,以「慢」來突出一種種難題和錐心的決定。整部劇以一種「復古」的藍色調處理畫面,更加渲染角色內心五味雜陳的複雜情緒。

  整部劇圍繞著蘇海青(陳彦名飾演)的「選擇」展開,以陳品軍(黃庭軒飾演)先進入他的生活照顧他,彼此相愛,但是成熟穩重的品軍似乎無法滿足海清內心的渴望,那種渴望炙熱濃烈愛情的少年悸動。後來,霸道總裁言飛(王庭匀飾演)出現時,海清則起了化學變化,無法掩藏自己內心的渴望。

  一開始的邂逅,是在一間室內泳池擦肩而過,後來則是言飛主動出擊,並聳動了海清「半出軌」。而面對舊愛是責任,面對新歡是愛情時,最終的結局是海清決然離開,以不肯做出任何選擇作為他的「選擇」。在劇終前,海清再也沒出過,僅僅存活在言飛的夢裡,整部劇就這樣帶著滿滿的遺憾告終。

  兩部劇相較下,一部則是一步步走向自己的悲劇,而另一部則帶著溫馨的微笑成為喜劇。

  我和J這個八月就在一起十年了,撇開大環境還是不能「結婚」外,接下來的生活或許才是真正考驗的開始。而在這些看似不實際的腐劇中,往往能是借鏡,從中去重新更新對彼此的認知,並重新學會怎樣去「愛」那獨一無二的J

  我們從大學時代相愛至今肯定改變了不少,有些部分成熟了很多,有些部分則一塵不變,但不論變或不變,我寧可相信:愛需要更新,愛需要信任,愛需要經常參與彼此的生活,愛更需要光明正大地走在陽光裡,獲得大家的祝福。

  深藍即便再迷人,那深沉的大海也不是歸宿,那佈滿閃耀星辰的深藍夜空也只能遠遠望去才絢麗。相識、相愛和相知了十年,我期待的不再是神秘迷人的你,而是那個長相廝守,朝朝暮暮,以及同同進退的你。

  六月是「驕傲月」,是一個希望的月份,讓我們的愛能有一天都走到陽光裡,在街上牽手也不會換來不一樣的眼光。深信在愛裡我們都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