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就是這樣被犧牲掉的◎小鄺

小鄺的豬子說 | 你就是這樣被犧牲掉的

  網上辯論節目《奇葩說》裡有道讓人兩難的腦洞辯題:「博物院著火,若你只能救:一幅名畫或一隻貓,你會選擇救哪一樣?」

  由於兩方辯手均是該節目精挑細選的,各自的論述和觀點都極為精闢,巧舌如簧,雙方據理力爭地你來我往,一度讓在場觀眾投票的票數久久僵持不下。

  正方認為小貓生命固然寶貴,可名畫畢竟傳承了人類厚重的人文歷史和文化智慧,豈能把先輩們留給我們的心血結晶和文化遺產就此捨棄不顧。反方則認為就算再珍貴偉大的名畫,在生命之前不過就是一件身外之物,如此見死不救,試問我們又於心何忍?

  我對辯論結果並不在意,倒是反方辯手有句質問對手的話:「如果你就是那隻貓呢?」這讓我莫名地尋思起來。

  美國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邁克爾.桑德爾(Michael J. Sandel)也曾經出過一道類似的難題。他假設了一個場景:如果你是一位火車司機,有天你在正常行駛時,突然發現有五個孩子正在軌道上玩耍,旁邊是一條廢棄的軌道,但這條廢棄的軌道上則有一個小孩獨自玩耍。若轉往岔道,就可以拯救這五個孩子的生命,但你就得犧牲那個在這條廢棄的軌道上獨自玩耍的小孩。你會怎麼做?

  我就這道題問了好幾位朋友,他們的回答得幾乎沒有太多猶豫,而且答案同出一轍。他們都認為當然是選擇轉向岔道,救五棄一啊。按理性邏輯甚至是道德層面來說,盡可能減少生命的折損,也絕對是即理智而且是達到利益最大化的不二選擇。

  唯獨我一位澳門的朋友和我持相同的選擇,我們都選擇拯救那個在這條廢棄的軌道上獨自玩耍的小孩。

  我們的答案雖然一致,但我承認自己並不肯定如果真的遇到這樣的情況,我是否真的可以做到棄五保一,而我那位澳門的朋友立場倒是非常決絕:「那個獨自玩耍的小孩沒有做錯啊!我們怎麼可以為了救五個犯了錯的小孩而犧牲掉那個唯一沒有犯錯的小孩?」

  憶起某回在網上重看《神鵰俠侶》時,在第二十一回的其中一段,關於郭靖死守襄陽城的章節裡,守兵因為畏懼難民中混有蒙古奸細,所以不敢打開城門救援,而且襄陽守官卻仍以情勢危急為由,下令道守城士兵放箭殺敵,認為大家無需糾結其中可能會被無辜錯殺的好人。

  郭靖喝止:「使不得,莫錯殺了好人!好人怎能錯殺?」

  是的,好人怎麼能夠錯殺?可我們當中的一些「好人」,不也常在不自覺中,就被這樣默默地「錯殺」掉,不是嗎?

  這個世界在教育你要明辨是非黑白的同時,卻又要求你在最關鍵的時刻,要懂得權衡大局輕重,有所取捨和犧牲。

  可一旦你站在所謂大局的那邊,就基本上就等同於你選擇了站在利弊輕重的那邊,而這也意味著你可能已經不知不覺就站在是非對錯的對立面。

  回到剛才救貓或救畫的話題,或許你會頓悟,這根本就不是在討論應該救哪一方才對的問題,而是悄悄地在提醒著我們所謂大局,也許到了最後,都成為了掌握著最大話語權的那方,在合理化地以利弊多寡來凌駕是非對錯時,最堂而皇之的藉口。

  也許這就是你步入社會必須面對的所謂叢林法則,但你可能早已窺出一些端倪:「如果你就是那隻貓呢?」很多時候,你就是這樣被犧牲掉的。

__________

【推薦閱讀:豬邏輯◎小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