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khong

大家都有拖延症◎小鄺

新文潮 網店

小鄺的豬子說 | 大家都有拖延症

  朱德庸老師有一本漫畫叫《大家都有病》。對此書名我感同身受,因為相信恐怕妳不得不承認,我們多多少少都會有一些奇葩荒誕,甚至妳自己都不能夠理解的心理問題和習慣。

  像有的人出門前,若隱隱聽到隔壁鄰居掏鑰匙開關門的聲音,就會下意識地把穿襪子的時間刻意延緩一些。有的人會把鬧鐘的起床時間刻意調早出30分鐘,就是為了能夠早點起床,然後讓自己可以再多睡一點。搭巴士按了鈴,下車前才發現下一站才是目的地。本就來得及,卻還是施施然地下了車,然後再低著頭緩緩地步行到下一站。

  雖說大家多多少少都各種不同的「病」,但有一種病症,涵蓋率範圍特廣,幾乎人人中招,而且極難根治,或許妳已經猜到了,那就是「拖延症」。

  相信除非是人生經歷了什麽重大轉折,否則真的想把自己變成一個想到、說到就做到,做事完全不拖拉、雷厲風行的人,基本就不太可能。而且這類人讓妳佩服萬分,看似雷厲風行的人裡面,說不準也有他們各自私下專屬的發病時段。

  我自認就是一個拖延症患者。我在自己作品《豬邏輯》裡的序文裡也略有提及。我就是一個在做A時,腦子裡想的是B,可是心裡明明知道C才是我最急著完成的那種人。但好笑的是,盡管如此不靠譜,我卻常會被人認定是那類可以同時完成各項事務、辦事高效的人。我分析總結了一下原因,發現那只是個可愛的誤會,其實那些可以在同時完成很多不同的事務的人,絕大部分都是拖延症患者。

  搞笑諾貝爾獎(Ig Nobel)得主約翰佩裡教授的書《拖拉一點也無妨》裡說過,拖延症基本上是無法治愈的。妳可以做到的,唯有把拖延變成一件有價值的事情。這名大學的哲學教授也同時是個有嚴重拖延癥的作家,每當他寫不出東西想拖延的時候,他就會去找大學宿舍裡的學生閑聊——結果書到頭來還是遲遲沒寫出來。盡管這把出版社編輯氣得直跺腳,但他卻因為和學生們之間的關系搞好了,因此成為了大學裡十分受歡迎的青年老師,還得了不少獎。

  他解決拖延症的方法就是把手頭上拖延的事情同時進行。妳可能會錯愕,有拖延症不更應該是專心地把一件事情來全力完成嗎?等等……妳別忘了妳本身就是個拖延症患者,那妳又哪來的能力專心一致來完成一件事?但如果妳把幾件妳拖延的事同時進行,那麽就算A不能完成,也許B就這樣弄好了,雖然事情並沒能夠按先後次序完成,但妳還是在這段時間裡,完成了一些妳認為有被妳拖延著的事。

  於是,我也嘗試采用了他這的方法,那到底成效如何?這我也不是太清楚。 不過這篇關於拖延症的稿子,其實早在三、四年前就已半成色地躺在我的硬盤裡,而且也一直都有閃著續筆完成的念頭,而現在,妳也正在閱讀著。

  筆者按:拖延症之所以很難治愈,最大的原因就是:這類患者往往都會拖延治療。


較舊的貼文 較新的貼文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