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兒子眼中的我◎小鄺

小鄺的豬子說 | 在兒子眼中的我

  曾幾何時,那個在超聲波檢查屏幕上,初次見面的熒光小白點,現在的個頭已足以和妻子齊肩。今年的父親節,十一歲的大兒子大費周章地耗了幾個小時,很用心地為我畫了一張漂亮精美的賀卡。

  卡片裡有一段他用英文寫給我的評語:「我喜歡爸爸,因為爸爸的性格很開朗好玩,對我不太兇,也不太嚴厲。」

  原來我在大兒子的眼中,就是如此這般模樣。

  他的這番說法,也確實反映了我在日常大部分時間,和兩個孩子的相處狀態。我不太介意他們的調皮愛鬧,這本就是孩子該有的天性,而我很多時候也會參與其中,和他們一起嬉戲玩樂。但在待人處事態度上,我則會嚴格要求他們,一定要懂得給予他人相互的尊重和理解,尤其是當他們和長輩相處的時候。

  大作家紀伯倫(Kahlil Gibran)在他的著作《先知》(Prophet)裡這樣寫道:「父母是弓,孩子是箭。你的子女,其實並非你的子女。而他們雖然在你身旁,卻並不是屬於你的。你可以給予你對他們的愛,但不是你的想法。」

  我對他的理念相當認同,所以我期待兩個兒子都能夠擁有自己的主張和想法,敢於發表內心的意願,無須事事都對父母惟命是聽。致於具體狀態應當如何,私下雖然沒和他們約法三章,明文規定,但我更傾向於和他們之間的關係,最好能夠更多往「好朋友」那頭靠攏,能夠輕鬆愉快互述心聲,不用那麼地「父子」。

  我最初的想法是希望放寬「父親」這個角色上的「表象形式」,但絕不會懈怠身為父親內核裡應當擔負的責任和義務。

  簡單來說,就是要在「好朋友」的相處模式的基礎框架下,保留一條儒家說的:「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倫理底線。然而,我這種理想化的父子相處模式,實踐起來也並不如表像中來得那麼輕鬆順利,而且明顯地存在許多灰色的模糊地帶。

  畢竟孩子尚且年幼,外露的情緒和脾性都較難以自控,對拿捏「互相尊重」的分寸和理解也容易陷入困惑,以致我和他在這條底線的邊緣上,還是時不時會起一些矛盾和糾結。

  就如有一次,大兒子因為沒做功課,還在沒經過我的同意下,偷偷地用我的手機來玩線上游戲。在被我厲聲斥責後,卻不見他有太多悔意,而且還一臉委屈地聲淚俱下,嘟著小嘴反駁我是在剝奪他愛玩遊戲的自由,鬧情緒地嚷著:「現在不想和daddy做『good friend』了」。

  當時固然相當氣惱,但事後還是找了個機會,好好地和他溝通釐清,避免他誤解了對「自由」的觀念和定義。首先是希望他了解到任何「自由」都是有個度的,我們不應把其當作縱容自我的托詞或擋箭牌,再者,很多我們擁有的「自由」,都是靠我們默默堅持的自律,一點一點地爭取回來的。

  所幸在我和他之間,僅僅是畫了條線而不是築了堵牆,所以我倆在溝通上基本太多隔閡,一旦對我不認同或有些意見的時候,他也不會選擇將情緒或不滿藏著噎著,多都會毫無芥蒂地向我反映。而我若意識到是自身錯誤或理虧時,也會當下向他道歉,不會太拘泥於父親的這個身份。

  當然,我和兒子的這種相處模式,仍還有許多可磨合与改善的空间,不过,隨著他的成長,我相信有一天,在他寫給我的父親節賀卡評語中,不會再看到和「兇」或「嚴厲」等的相關字眼。而我就只需要扮演好我「很開朗好玩」的角色便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