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khong

放過自己◎小鄺

新文潮 網店

小鄺的豬子說 | 放過自己 

  周末和家人外出看電影,收到汪社長邀約在其新文學網站重啟專欄的簡訊。本就對專欄創作意猶未盡;藕斷絲連,加上有些局促,沒多想就一口答應。當細讀內容扼要,發現專欄已改為每月收稿型式後,開始躊躇起來。

  在《WhyNot 不為什麼》的專欄落幕後,快一年多沒寫東西了。可能當初的半年一稿,時間足夠寬裕,所以老是和自己過不去,很多細微的東西總是無法妥協,稍不合心意就不願下筆落實,結果來回磨蹭,導致經常出現拖稿狀況。

  蔡誌忠老師在自傳裏說過:真正的專業創作人絕不能只依靠靈感來創作的。當年他最火時期,同時在七、八家出版社和報社上連載漫畫,卻從不曾拖稿。他提出創作人應要有能力把創作時間和狀態衡量好,分析評估個別情況後,擬出一套適用於己的創作時段數據表,按照此表來安排自己的作息。也就是何時為創作擬稿的最佳時間,何時最適合定案寫稿,何時是最好的修稿時間都安排細分好,來達到創作力度和成效的最大化。倘若就依賴時晴時雨的靈感創作,那有朝一日必會陷入靈感枯竭的囧境。

  我雖不算是什麼專業創作人,但絕對同意蔡老師的說法,而其創作成毋庸置疑就是最佳證明。不過,這還須極大的自律和理性方可執行,也和一般傾向於隨心感性的創作人屬性大相徑庭,所以要知行合一,其實有一定難度。

  自己也曾按這個方法嘗試過,終究還是無法達到他的那種境界和效果。話雖如此,我還是希望能夠摸索出一套適合自己的方法,讓創作流程調整得更專業一點,而不是把拖稿延期當做是創作人一貫的「無可厚非」,來加以試圖「暗渡陳倉」。

  今年六月份在韓國原州的文化館駐地寫作時,和當地的幾位作家作家也探討起過這個問題。我發現其實他們也同樣面臨著這個困擾,而申請來到文化館的目的,主要也是希望在不被打擾的環境下,能夠更好的醞釀靈感,投入創作。

  「創作從沒有完成的時候,只有放過自己的時候,作品就完成了。」

  最近,在網上聽到大陸作家李誕在節目中鼓勵藝人的這番說話,讓我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

  這也讓我想起在藝術學院時的一位同學,由於對與任何創作都極力追求完美,結果那年大家都畢業了,而她因來不及完成畢業作品,重讀了一年。

  事事追求完美並沒有不好,可一旦過於陷入對自己作品的過度糾結計較,就容易因眼前的零星缺陷就停滯不前,也許當你開始把心放寬了,對某些問題就不再茍泥時,作品就能自然而然地完成了。

  突然閃過一個阿Q的想法: 當我放過自己時候,至少稿子也就完成了;那麼主編和讀者也應該就會放過我吧?

  所以,我最後還是決定了:要接受挑戰,但也要同時學會,放過自己。


較新的貼文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