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化自身失敗的路徑◎小鄺

小鄺的豬子說 | 合理化自身失敗的路徑

  上中學的時候,班上流行起了玩滑輪,身邊很多同齡的同學和朋友,也都開始三三兩兩地相約結伴玩起滑輪來。那種行雲流水的速度和優越感,讓看在眼裡的我好生羨慕,心裡一直躍躍欲試,可無奈於當時一雙滑輪鞋的價格實在太昂貴了,所以沒敢向父母開口索買。後來和一位同學借來學了幾天,偏就是怎麼都學不會,當時年少氣盛的我也因此還大受打擊,漸漸地就對這玩意兒開始有些意興闌珊,加上後來得知那位同學在玩滑輪時不小心摔跤把手腕給崴了,養了整個月的傷,更讓我完全打消了想學滑輪的念頭。

  當時有位朋友問我,為什麼不和他們一起玩滑輪?

  我不假思索就脫口回答:「不了,我不喜歡,況且滑輪這玩意兒,一點都不好玩。

  這時,他瞅了我一眼說:「 不好玩?那你會玩滑輪嗎?」

  我有些尷尬:「我還沒學會。」

  他笑了笑:「看你說的,都沒學會就說不喜歡、不好玩,如果你學會了,相信你就不會這麼說了。」

  或許他就是隨口一說;我當時卻有種被人識破的窘迫感。或許是天性使然,人類總是有辦法,能夠找到合理化自身失敗的路徑。

  很多時候,那些一直都憧憬著的生活狀態或事物,在幾番挫敗折騰後,若還是無法達到預期,我們就很容易傾向於為這些事扣上一頂「不喜歡」或「不好」的帽子,然後去默許和淡化自己藏匿著的逃避心理。

  曾經有位朋友告訴我,做人隨遇而安就好,面對人生種種,就別太過於執著了,要試著學會「拿得起,放得下」。這話本質上我固然贊同,可我們似乎一開始就把順序給弄亂了,我們總得把想做的事先勇敢地拿起來,才有資格去考慮該不該「放得下」的問題吧?我們怎麼可以在還沒有拿起過什麼的狀態時,就那麼輕易地去說服自己要懂得放下?

  雖說當面對人生中的各種抉擇,我們難免得考量各個層面的現實因素,但無論如何,我們其實都不該只是硬性地搬出各種對應的理由或例子,就以此來劃分批判出事物的好壞,刻意地去規避問題的核心。一旦我們選擇了以自我合理化的方式來進行推託,內心真實想法和意願就很可能會被藉口和托詞所掩蓋。

  有時反思,或許也是因為我們始終太過於在意,外界對我們投射過來的眼光和看法,所以一旦自己達不到某些被這個世界所設定的成就或標準,就會自然而然地激起自身的「護短意圖」,盡可能地去尋找各種的理由和藉口,來釋放這股莫名暗湧而來的壓力。

  世事本就難以盡如人意,很多我們渴望做的也總是事與願違。儘管如此,當自己達不到或做不到某件自己心儀的事,不管最終是選擇了姑且擱置或退而求其次,我們是不是還能夠依循內心,堅定著那份達不到的喜歡,而不是違心地選擇站在它的對立面。

  畢竟這個世界希望你成為什麼並不重要,你真正希望自己能成為什麼、做些什麼才最重要。

後記:曾經和大兒子分享過學滑輪的事,他聽完後最好奇還是:「爸爸,那你最後學會了嗎?」我搖了搖頭,回他:「之後又再去學了好幾輪都沒能學會,不過也因為這樣,爸爸才會知道,原來有扁平足的人是很難學會滑輪的。」

後後記:唉,好像……我又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