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e-khong

糾纏於不確定中的創意◎小鄺

小鄺的豬子說 | 糾纏於不確定中的創意

  記得年少時在南藝(南洋藝術學院,Nanyang Academy of Fine Arts)上過一堂蠻有趣的視覺藝術課。這堂課的導師,是當時本地一位挺知名的印籍視覺藝術家。

  當時他布置了一道隨堂作業,要我們在15分鐘內,根據課室內任何的所見事物,以HB鉛筆在筆記本上隨意畫出一些可呈現美感的2D圖形和線條。同學們有的按照課室裏桌椅交接間的曲線,有的則根據身旁同學的面身輪廓;也有的探頭仰望,利用天花板上葉片風扇的掠形結構,各自描繪出形象迥異的線條圖形。

  在所有同學都大致完成畫稿後,導師又指示我們從這些無特定意義的線條組合中,再用一支紅色木鉛筆把其中一組我們「特別有感覺」的線條給勾勒出來,完成後也必須重新為這組紅線,賦予其一個新的角色和創意解讀。一開始精心策劃的線條淪為伏筆,而潛伏其中;重理的紅線才是最後真正要面對的「大Boss」。這對當時還是南藝一年級學生的我們, 算是個極具挑戰性的新鮮嘗試。

  我們當中,雖然也有幾位「悟性較高」的同學,能夠在極短時間內就手起刀落完成任務,但大部分的同學都鉚足蠻力全神聚焦,像埋頭在破解3D隱藏畫那般,很使勁地在線條圖上認真凝視思考。間中果不其然也傳來了不少哀怨聲,覺得老師這次布置的作業太抽象難懂了。

  很多同學也包括我在內,對最後畫好的線條圖案均面面相覷,一臉的茫然和不確定。於是,我們開始魚貫地一個個把作品拿到導師面前向他請教:到底自己如此這般的構圖是否正確?

  導師倒也很可愛,他先擠出個頗為無奈的表情,然後笑瞇瞇地說:「其實你們也把我給弄糊塗了,你們認為創作本身,真的有一套可循序的標準答案嗎?」

  導師後來向我們解釋,創意和靈感本就不該局限在單一狹隘的框框裡。

  他希望通過這樣的練習,讓我們可以學習到如何從不同的角度和方式,發掘創造出原來沒有預設過的圖形和構思,並借由捕捉事物潛伏的不確定性,來跳脫對事物表象的根本執念。

  雖然當時亦不甚理解,殊不知他的這番話,在日後不斷地潛移默化,也延伸到我對周遭一些事物或體制的其他聯想和看法。

  現代電腦普遍依據0和1代碼進行的運算模式,概念上類似我們思維邏輯裡的是與非。現代的教育,在大結構上也是更傾向於提倡這類0和1,非黑即白的判斷性思維,而這恰恰卻和培養學生們的創意思維的理念是背道而行的。

  畢竟人類在思考問題時,還存有一大塊的灰色地帶介於這兩者之間,而這塊糾纏在0和1之中的所有不確定性,不僅是我們醞釀創意的搖籃,也是人類獨有的——靈性和情感的維度源泉。這或許就是人工智能迄今仍無法取代人類的主因。

  以對錯為核心,分數論高低的現代教育,是不是應該開始認真考慮研究,如何能夠把這個不確定性的維度也有效地融入現有的教育體系,加強學生們在思考問題上的創意能力,而不再只是采用一貫的思維路徑,來完成規律鎖定的標準答案。

  據知,谷歌最近宣稱已成功地研制出,比超級電腦運速快近15億倍的實驗性量子電腦(Quantum Computer)。或許有朝一日,就能夠把人工智能所缺失的這塊糾纏態(Quantum entangled state)給慢慢補上。尋思中不禁有些惶恐,若人類有日連創意都比不過電腦,那自詡萬物之靈的我們又情何以堪呢?


較舊的貼文 較新的貼文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