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小鄺

小鄺的豬子說 | 習慣

  有過以下的類似經驗嗎?

  從超市回來,雙手各提著好幾袋的蔬果肉類和一堆日常用品的重物。到家門口,必需先把一邊的袋子轉移到另一邊,才能夠騰出手來掏鑰匙開門。偏總是記不起鑰匙放在褲袋的哪一邊,唯有試下手氣。但不知為何,鑰匙往往就放在相反的褲袋裡。開始也就埋怨自己運氣差。可閒暇時總結經驗,發現錯誤率竟高達百分之百,那就有些匪夷所思,太說不過去了;於是可開始尋思原由。

  我和大部份人一樣,是個右撇子。所以外出時必定用右手鎖門,鎖門後也自然地會把鑰匙放到右邊的褲袋裡。可是當我遇到上述狀況必需騰出一手掏鑰匙時,我總會下意識的先把左手提的袋子挪轉到右手,然後往左邊的褲袋找鑰匙。為什麼會養成這個習慣?因為右手的力氣較大,一般上我都會把比較重且多的東西讓右手提著。所以當需要把一邊的袋子往另外一邊轉移時,我都會不自覺地選擇把左移右。這也是我每次都會選錯邊的主因。

  之後不消說,再有相同狀況,我都逆向操作,成功率也自然是百分之百。

  我們不自覺培養出來的習慣,是不是神差鬼使地讓我們老犯著同一個錯誤?

  記得我中學班上有位同學,在食堂用餐時總是獨沽一味地選擇同個檔口的雞飯。好幾個月下來,都總是見他天天吃同款,我不免好奇,遂問。他告訴我,這檔的雞飯頭一回吃就很合他口味,剛開始也許是為了圖個方便,就慣性地只選擇這個檔口的雞飯,但久而久之,他也不再有意願去光顧其他的檔口售賣的食物了。

  可後來有一次,卻很意外地看到他在食堂裡,正喜滋滋地享用著另外一個檔口售賣的皮蛋瘦肉粥。

  他改變的原因倒是把我給逗樂了:「前幾天在吃飯的時候,有位同學不小心把手裡捧的粥濺到了我校服的衣袖上,後來當我清理沾在衣袖上的粥漬時,意外地發現到這粥的味道特別香!於是我第二天就買了碗試試,沒想到,這碗皮蛋瘦肉粥的味道比起雞飯還要美味許多!」

  也許有些被我們認定為難以割捨或無法替代的事物,不過是在生活中被豢養出來的習慣,讓我們下意識地陷入某種錯覺罷了。

  上述或許就只是兩則不痛不癢、無傷大雅的生活瑣事,但某些習慣若沒有及時糾正,其隱埋的​​後果也極可能是不堪設想的。

  就像在《雪山飛狐》最終回裡,號稱「打遍天下無敵手」的苗人鳳少年時在練習苗家劍法中的「提撩劍白鶴舒翅」時,因背有跳蚤不能專心被其父訓斥之後種下陰影,每每使出此招時,背脊就會慣性地微微一聳。他萬萬沒有料到,就這個一直都沒被他改正過來的小習慣,會成為他日後和胡斐生死對決時太阿倒持的致命破綻。

  暢銷勵志作家詹姆斯·克利爾(James Clear)在其作品《原子習慣》(Atomic Habits,又譯《掌控習慣》)裡指出:我們總是過於把注意力放在達成目標的力度上,而忽略了去直面檢視和調整那些我們沿途走過的路徑。

  他在書中比喻:很多時候,我們就像個在悶頭澆花的園丁,遇到水力不足時,我們首先做的一般都不是先去捋一捋那些已彎折的水管子,而是把水龍頭的水量擰大,在試圖不改變習慣的情況下,以加大自身壓力的方式來解決眼下問題。而這也往往會導致我們最後無法負荷接踵而來的壓力,為日後的失敗埋下伏筆。

  網上有此一說,若我們將同一件事貫徹始終地重複執行21天,就能夠把這件事潛移默化地培養成一個新的習慣。倘若此說成立,那麼同理,若真想調整之前烙下的習慣,相信只需若干時日的持之以恆,同樣還是有機會被扭轉回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