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長假期◎小鄺

小鄺的豬子說 | 悠長假期

  因新冠疫情在家辦公了兩個月,最近,又憶起了在韓國原州那段日子。

  去年初夏,正適逢孩子們學校的年中假期,獲新加坡藝術理事會作家駐地創作計劃的資助,和家人去了一趟韓國原州的土地文化館( Toji Cultural Centre ),每天繪畫創作,在那裡生活了一整個月。

  文化館佇立在山青林郁的白雲山腰,大片的青翠層疊的遠山叢林,環繞著山路兩旁阡陌縱橫的稻田農舍,置身其中,時間彷彿在瞬間靜止,視野心境也豁然開朗起來。

  當時在文化館住了十多位來自不同藝術領域的駐地作家, 除了我和另一位來自尼泊爾籍的童書作家,其餘均為韓國的當地作家。每天在館內的食堂用好晚膳後,我和家人都會隨當地的駐地作家們一起結伴「走山」,當時雖已步入夏天,可在山上的氣溫還是比島國要涼快許多的。

  我和他們以簡單的英語交流,雖然間中仍需添加一些「即興創作」的肢體語言,來支撐彼此想表達的意思,但大致上都還是能夠順利溝通。一路上,大家除了分享對創作的經歷和理念,也聊到了我們選擇來此創作的原因。

  其中一位當地小說作家Yi Jeong告訴我,她和當中的幾位作家,都特別鍾愛這里遠離塵囂的閉關式創作氛圍,所以他們幾乎每年都會騰出兩三個月的空檔時間,申請到文化館來進行駐地創作。

  另一位舞台劇作家Joseph,則因這幾年在劇本改編創作上陷入瓶頸,所以希望藉此機會好好沉澱,重新充實自我。而在這段日子中,他也逐步為自己找到新的定位,開始著手嘗試挑戰電影劇本的創作。

  有一回和家人走山回來,偶遇一位從首爾特地到此短住,學習蓋建韓式傳統土坯房(흙집)手藝的中年學員, 我們雖然萍水相逢,但相談甚歡,熱情的他還拜託了他另外一位學員Choi先生,安排他開車載我們上山,招待我們到他和其他學員學習蓋房的地點進行參觀。在那裡,我們除了參觀了各種韓式傳統土坯房,Choi先生也如數家珍地和我們分享了許多關於韓式傳統土坯房的典故和知識。我被他言談中那股傳承傳統土坯房手藝的決心和熱忱所撼動,心裡不禁肅然起敬。

  回程路上的車裡,Choi先生告訴我,他在首爾從事核電廠的科研工作多年,由於工作時間冗長,加上他常年都需到外地出勤,和家人的相處時間甚少。他一直都憧憬著,再過兩年退休後,能在原州找一塊環境清幽的地方,一磚一瓦地,親手為家人蓋起一間屬於他們自己的韓式傳統土坯房。他說,儘管這個心願還需一些時日方有望達成,但這段上山學藝的日子,讓他暫時可以卸下忙碌奔波的工作,為實現目標跨出了第一步,在精神上,他已經感受到極大的慰藉。

圖:Choi先生帶我們參觀的其中幾間韓式傳統土坯房(흙집)。

  這次我有幸到這裡進行駐地創作,也有個挑戰的目標,就是希望把自己早年創作的一個短編小說改編成一個完整的繪本故事。礙於創作條件還不成熟和一些其他因素,這個改編計劃被不斷拖延擱置,一直都無法成型。這次,憑藉在這裡收穫到的資源和創作靈感,加上有這個能夠全心投入的創作環境,終於順利地把這個繪本故事的Storyboard草圖給完成了。而兩個孩子通過這個特別的文化之旅,學習和當地人相處交流,也體驗了一次難忘且的與眾不同學校假期。

  今年的學校假期,因碰上疫情而提前開始,在這段阻斷措施期間,自己也必須「宅家辦公」, 所以無獨有偶,連續兩年的學校年中假期,我都可以完整地陪在孩子們身邊,和他們一起渡過。

  雖說這次疫情阻斷了日常,確實造成了我們在生活上的惶恐與諸多不便,但若換個角度來看,這何嘗不是一個讓我們重新審視自我和再次為生活充電的機會?

  就像木村拓哉在經典日劇《悠長假期》(Long Vacation裡,說過的那句話:「人生不如意的時候,就當成是上帝給我們的長假,這個時候應該好好享受假期。突然有一天假期結束,時來運轉,人生才是真正的開始了。」

  所以,既來之則安之,好好把握住出現在生命裡,那些難得的「悠長假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