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xin-xun

純真的年代◎蔡欣洵

新文潮 網店

我我集 | 純真的年代

  歲末涼涼的雨天,我抱病在家,哀傷漸漸籠罩著我。我在遠方一個濕漉漉的島嶼,靜靜的與那個隨著禾浪起舞的摯友道別。

  我成長的八〇年代,娛樂甚少。我們的娛樂,是下課的時候和同學閒聊,彈吉他唱歌。那時我們的中學聳立在一大片稻田之間。經過學校的牌樓後,走一段兩旁夾著棕櫚樹的路,才進入校園。翻土的季節,我們會聞到鄉土的味道。稻米成熟時,風吹過,稻穗沙沙作響,是我們娛樂的背景配樂。

  我和如玲,還有其他三個女同學就這樣混起來。雖然我們性格迥然不同,但是我們相知相惜。中學畢業以後,在那個還未「全球化」的年代,我們就已經往各地飛去,在往後的三十年,在不同的角落扎根。而如玲,一直留在家鄉堅持她最愛的舞蹈事業。

  我們沒有互聯網,沒有酒吧泡,沒有很多電影看,沒有玩具,甚至沒有麥當勞。我常常想,相比於現在的年代,我們的成長背景是貧乏的。或許就是這樣的貧乏,我們更專注於發展我們的興趣和熱忱,比如如玲和她的舞蹈;我們更注意到身邊的人,比如家人和朋友;我們更有時間去無所事事地認識四周的環境;更有空間去感受,去感動。

  我曾經讀過一篇報道,說小孩子如果沒有太多玩具,他們會很自然的去發掘好玩的東西,創造自己的遊戲,也會激發他們對自然的認知。我們的年代最根本的生活就是這樣的。

  常常我們會以為我們以前因為缺少什麼,所以拼命的給孩子我們所沒有的。卻也因此,他們失去了我們所擁有的最純真的童年。生命是公平的。我們得到一些,就會失去一些。其實,人生,是越簡單,越美好。

  所以後來我,如玲,和另外三個女同學,在失去聯絡二十年後再聯繫,我們之間竟然沒有任何隔閡。我們閒聊,一如從前。

  從如玲再度病發到她離開,我們五人在不同的角落,始終為她掛念,加油打氣。或者這沒有實際的作用,但是人生有很多事情不是有實際的東西就可以解決的,或只有實際經濟作用才要去做的。更多時候,我們只是需要無形的力量,比如一種堅持,一點熱忱,一段情誼,一份愛。

  所以如玲,感謝你為我的少年增添一份溫暖,為我的人生增添許多意義,幾分勇氣。

  我們的情誼從簡單開始,到美好結束。而我會緬懷這樣一個純真的年代。

    我在遠方,細雨綿綿中與你道別
    哀傷淹沒成湖
    倒影都是你翩翩起舞的樣子
    永恆吧,離開囚禁你的桎梏
    懷念吧,你十八歲歡暢的自由


較新的貼文


1 則留言

  • 她在那里都好,你把她放心里就好。

    玉米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