斷捨離◎蔡欣洵

我我集 | 斷捨離

  好不容易過完頗超現實的一年,我們又要重新安排適應新的日程。我回到全職的工作,新的團隊,新的任務。小吳開始適應新的環境,學習獨立。我們散步的日子似乎已經停止,她聒聒噪噪的聲音在白天忽然消失了。我在家辦公,偶爾停下來,發現屋裡竟感覺冷清。屋外,噪鵑還在啼叫,多風的季節把花草樹木吹得沙沙作響,然後感覺陽光的溫熱。

  我有種悵然若失的感覺。

  去年我和小吳每天都在一起大半天。阻斷期和學校假期期間,更是時刻不分離。有時,我會煩得吼她。有時,我嘮叨她做什麼事都磨蹭半天。有時,非常希望趕快回去上班。到真的回去上班了,卻又矛盾地覺得不捨起來,好像身邊少了一些什麼。

  在決定回不回去全職工作之前,我思考了很多。抉擇,都是困難的。不管我們的決定是什麼,都要放棄一些東西。比如把小吳留在身邊,得到了很多和她相處的時間,但是失去了她獨立學習和與朋友社交的機會,我也失去了自我的時間。要讓她得到學習的機會,我便得放棄相處的時光。不管怎樣衡量,總有得失。

  好幾年前,一個日本同事跟我聊起「斷捨離」的概念。山下英子提出斷捨離的時候,主要是針對物質上的取捨。斷,等於不買、不收取不需要的東西;捨,要處理家裡沒用的東西;而離則是捨棄對物質的需求。最終的目的就是讓自己身處的空間寬敞舒適。

  但是斷捨離,不能只停留在物質和家居雜物整理的表面。因為我們對於物質的眷戀,追根究底,還是因為我們內心離不開對於身外物、塵世的追求。

  畢竟,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在我們的生活中,總要有捨,才會得。這個感悟,要到我陪著小吳成長後才更加清晰。比如,隔幾個月,她學會的詞彙多了,對於事物的瞭解不同了,對於日常生活的需求改變了,也因此我需要捨棄過去對待她的方式,才會得到新的相處的體驗和瞭解。就好像不合身的衣服一樣,必須處理掉,這樣才會得到更寬敞的空間。

  常常我們被困在過去的牢獄里,背負著許多不需要的包袱,不管是快樂的還是悲苦的。我們收著這許多的舊衣服,告訴自己這件紀念一段愛情,這件是一次的心痛,那件充滿了恨意,另一件又是一次的等待。然後衣櫥滿了,再也沒有給未來的空間。

  假如我們要從回憶的桎梏中出走,就必須有心靈上的斷捨離。

  過年大掃除的時候,我把小吳不再玩的玩具、穿不下的衣服等等都清了出來。在孩子成長的過程中,我們都應該在適當的時候慢慢放手,捨得放手,因為這樣,我們才有空出來的雙手去擁抱。

  我們的過去成就了自己。那麼,就讓它留在過去。就好像已經見證時間多年的老樹,所有的歲月已經印刻在年輪中了,再也不需要華麗的證明。

  改天,再和小吳散步的時候,或者我們會一起舞蹈,和風,和雲,和陽光。

我掙脫了影子
活成一座空山
滿滿都是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