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流◎蔡欣洵

我我集 | 洪流

天微亮,我們已經啓程。

  小吳很仔細地問我,我上小一的時候拿的是什麼書包,校服什麼顏色,外婆有沒有陪我,休息時吃什麼。

  很多問題我都沒有答案。我對上小一的印象並不深刻。或許因為那時爸爸剛剛過世,大家都在適應著單親家庭;又或者因為我是老幺,上小一並不是新鮮事。總之,除了校服那一項,其它的都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

  唯一記得的是,住在學校附近的外公會騎著腳車接我放學。自從我在幼稚園時嫌棄過外公只圍一條紗籠就去學校接我以後,他總是換上西褲長袖襯衫體面的出現在校門口。那樣的寵著我。

  我們的學校在河邊,「校舍傍水灣」的校歌唱了12年。我的小一,甚而六年的小學生活是單純的。我們也起早摸黑的上學,下午一點餓鬼似的放學。休息時,和同學玩一二三木頭人。很多字不會讀不會寫,算術從一加一開始學起。遲些,學長會流傳河邊鬧水鬼的故事,小一生嚇得不敢去河邊的廁所。

  那是我們的小鎮,我們的年代。

  小吳開學前,我們比她緊張。主要原因是學校特別周到,資訊給得特別多,指示也給得特別多,以致我們深怕漏掉了什麼。後來終於開學後,我發現原來小吳要適應的,不是「學校」這個地方,也不是課業的學習,而是還來不及單純就要世故的世界。比如要學習如何應對耍心機的同學,如何決定大人這麼說是認真的還是開玩笑的,如何在六歲就要有大人的行為舉止,生活模式。

  這是她的城市,她的年代。

  即便我如何懷念,或如何不願她因為天真而受傷害,我的年代已經終結。沒有哪一個年代會比哪一個年代好。每個時代都有不同的故事,不同的使命。我們都是隨著時代的洪流奮力向前游的人。偶爾,我們喘口氣,寫一首詩。小吳也要在她的洪流中尋找可以讓她喘息的立腳處。而這是我沒有辦法為她做的事。

  現在,我下班去學校接小吳放學,好像當年外公接我一樣,殷切的尋找那張小小的臉孔,戰戰兢兢的牽著那小小的手,走我不熟悉的年代的路。

  我們留不住一個年代,一如一個年代不會為我們停留。我們能做的,就只是把愛傳下去,並期望下一代也把愛傳承下去。

  如此而已。

或許我溺斃在蔚藍里
或許我漸漸消失
或許你,泅渡至彼岸

從小學到中學,唱了12年的校歌。

校歌

遠矚高瞻 僑賢創校難
普及教育 男女一例看
校舍傍水灣 融合氣一團
椰蔭下 任盤桓
習与教都不倦 學优行端
三校併 斐然成大觀
齊努力 國強民生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