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蔡欣洵

我我集 | 女神 

  本來約了碧金在島國見面喝茶,結果因為疫情,來不了了。碧金原本要帶18歲的女兒來參加一場國際芭蕾舞比賽。

  這還即將是我和碧金在中學畢業後第二次見面。

  碧金是當年我們的校花之一。她漂亮,但是不鋒芒畢露,也不是那種高調的風雲人物。她恬靜優雅,善良熱誠。以現在的話來說,她就是一個女神。我當年和女神不熟。畢竟她是女神級別。奇怪的是,畢業多年後,居然靠著科技聊著聊著就熟絡起來。

  碧金對於家庭和事業都事必躬親。女兒對芭蕾舞有極大的興趣和天分,她就常常從檳城開車把女兒送到吉隆坡去訓練比賽表演,或飛來新加坡觀賞表演參加訓練班。一雙兒女和家庭,是她的第一。

  碧金不是唯一一個把家庭放在第一位,把自己的需求往後挪的。我觀察了許多同學,發現我們這一代的媽媽,或是我們上一代的媽媽,都有著這樣一個情結。我的同學中,有許多都為了家庭放棄事業,或努力打拼,不辭勞苦。今天我們羨慕著她們安樂的生活,其實都是苦盡甘來的。我知道,在這個過程中,她們自己的需求,都是次要的。

  蔡媽也一樣。在我成長的過程中,蔡媽總是在工作。她沒有週末。沒有上班的時候,她教補習,賣產品。有時,她把學生叫來家裡準備辯論比賽。 過年,她帶舞獅團去采青給學校籌款。很多個晚上,我躺在床上和她聊天,句子還沒講完,她已經累極睡著了。她的座右銘是「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她做她應該做的事,不是她想做的事。

  我剛剛卸下職務轉當半職以後,掙扎了許久。在照顧小朋友和家庭與尋求個人時間之間找不到平衡。就好像在黑暗的迷宮中找一個出口,不見前路那樣的焦急。後來,一位資深的同事語重心長地說,要記得當初對於工作的決定是為了小朋友,不是為了自己。「莫忘初衷啊」她說。我頓時覺得醍醐灌頂。

  有人會說,放棄事業回歸家庭,是你自己的選擇。其實,所謂有得選擇,是西方文化的一個迷思。事實是,對於家人,不管你是兒子女兒,或父母親,或兄弟姐妹,都是沒有選擇的。我們帶著愧疚一輩子,然後用一生來補償。

  我們的共同點,在於我們付出,但是我們不計較付出會帶來什麼回報。我們付出,連帶我們自己都失去。雖然我們沒有碧金的美貌,但是我覺得我們都是女神。

  很多年前我在北國念書的時候,會在冬夜和朋友開車到麥田中仰望夜空。漆黑的天空,靜靜的跨著一道銀河,閃爍著。我希望在我黑暗的日子里,會有點點繁星照耀,好讓我看見亮光。

給你我的雙眼
讓你帶著去問路
給你我的耳朵
讓你把叮嚀種在心中
給你我的幸福
讓你為你的花園施肥

(我們的女神,碧金。照片來源:碧金。)

__________

【點擊購閱:叫我自己親愛的◎瑞蒙·卡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