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丘◎蔡欣洵

我我集 | 山丘

  從去年開始,我們同一屆畢業的同學就已經開始策劃一個小型同學會,一起慶祝邁入人生五十大關。在國外的朋友已經買了機票,在家鄉的也開始籌劃來一趟島國之旅。後來同學會雖因疫情沒法舉行,但是我們對於步入五十歲,卻不約而同的以一種「重生」的姿態來迎接。

  臉書上刷屏的,都是同學們的嶄新的開始。美萍首先瘦身成功,然後拍了一輯美照。真娣最讓人佩服她運動的毅力和成果。碧璇在生意受疫情的打擊下依然美美地另尋商機。仲儀曬出孩子終於大學畢業的照片,正式進入空巢期。不管是他們,還是其他許多在這個時候作出人生抉擇的同學,步入五十歲,是我們生命中的一個轉捩點。

  而我們選擇在這個艱難的時刻,華麗轉身。

  少年的時候,我從來沒有想象過中年會是怎樣的。即便是對於成年的生活,我都覺得成家立業會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結果,成年以後才發現原來我們以為很自然的事,往往卻如此的複雜波折——比如事業會不順遂,愛情其實不是那樣美麗。這半生的顛簸,竟也跌跌撞撞地走了這麼多年。

  我們的世界消失得太快。我們的年代從黑白電視開始,到彩色電視,到電腦、互聯網、手機,然後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才不過幾十年,就經歷了幾個世代的科技。有時,我們會不知所措。有時,我們來不及學會,就已經被淘汰。有時,我們茫然著,不知在這個不停旋轉的舞台上該何去何從。

  作為夾在中間的一代人,我常常會感覺處在一個困境。在年老的長輩和小孩之間,在家庭和工作之間,我發現原來我把自己遺忘在角落裡。忘記了自己曾經熱愛什麼,為了什麼而快樂悲傷,因為什麼而瘋狂。又或者,我忙著讓長輩和小孩快樂,自己卻時時在灰暗中踱步。

  我是個喜歡計劃的人。三十歲的時候,我們開始做出退休後的財務規劃。四十歲的時候,家裡添了成員,我們作為年長的父母,在規劃中多了許多考量。到了五十歲,我開始為自已半個世紀的人生清點。我忽然發現,事業對我來說變得沒有那麼重要了。

  就是在這個人生的十字路口,我開始思考前去的方向。

  如果這半輩子的物換星移讓我學到了什麼,那或者就是適應的能耐。終究,我來到了這個坎,越過了一座山丘,或許就豁然開朗了。我知道無論如何堅持,有些事情我們終要放棄,然後期望有智慧地來到這個知天命之年。

  我問過好些同學,五十歲的意義是什麼。原來大家的共識,就是讓生命回歸簡單。簡單的衣櫃,簡單的旅行,簡單的生活。誠然,我們還是有生活的重擔,還是夾心的一代,但是我想,分別在於現在我們能夠站在山丘上,以更遼闊的心態來應對日常繁瑣複雜的問題,讓生活簡單化。

  所以,我們選擇了「重生」的姿態,在人生的半途把更美好的自己找回來,然後宣告下一段旅途的起點。

打開五十扇門
翻越五十座山丘
橫跨五十條河流
歲月在唱著走調的歌
生日 
快 不 
快樂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我們選擇重生。

(照片提供:美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