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zhi-xiu

因仄慕都正傳◎符志修

新文潮 網店

開天窗 | 因仄慕都正傳

  我想為因仄慕都(Encik Muthu)立傳已有一段時間了,但剛下筆就犯難,因為我非常肯定因仄慕都不是他的真實名姓。

  要為人立傳,是否要找到真實名姓才作數呢?我不能確定。

  因仄(Encik)是馬來話,意思是先生,用在沒有更高級銜頭的人身上,勉強算是一種尊稱;慕都則是印度人常用的名字,因此我不能確定因仄慕都是馬來人還是印度人。

  「正傳」的來源,白話文前輩因仄魯迅已經在他唯一的中篇《阿Q正傳》裡面講述得很清楚了,這裡沒有必要贅述。有興趣知道的,可以自己去看。

  名字無法確定、種族欠奉,是什麼類型的傳記也不能定下來……一問三不知的作者有點遜,要不開個天窗怎麼樣?

  說說外形吧!好多人信誓旦旦地說慕都光頭,腦袋上寸草不生,因為他遇到太多讓他煩惱的事情,所以經常抱著頭犯難。久而久之,頭上就又光又亮。

  可我那天見到慕都了,清楚看見他一頭捲髮,所以我不知道是我的眼睛比較可靠,還是袞袞諸公的記憶比較準確。

  但大家眾口鑠金,都說慕都很黑……黑到我寫出來就有種族歧視的嫌疑,會有饒舌歌手錄製視頻向我抗議,會遭遇「潑馬」(注1)對付。

  可我必須陳述事實,所以還是得說他很黑。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慕都很愛嚼檳榔,老眼昏花的我記得,慕都說話的時候會不由自主地吐出艷紅色的舌頭,就像一隻黑貓。

  是的,慕都是一頭黑貓,全黑沒有雜毛的黑貓,偶爾向你吐一吐紅色的舌頭,可愛極了。

  然而黑貓在華人社會裡面並不讓人待見,愛貓組織常常遇到黑貓無人領養的難題。可人們不知道,黑貓被安插在全島各地,負責各地區安全,也打探一些壞分子的消息。它們是特務,也是我們很好的朋友。

  講完外形,循例該說說行狀。

  我是在服兵役的時候第一次遇到慕都。他當時管理軍火庫,每次領取槍械,都得在他的監督下,在方框裡簽下自己的名字。

  「不要出界!」他總是耐心地提醒我們這些新兵,但簽名時筆劃為什麼不能出格,他總沒說清楚,只知道過去幾十年都是這樣幹的,後面的人理所當然就那麼幹。

  退伍之後我打的每一份工都會遇到慕都,幾十年來他都提醒我不要出界,有標準作業準則就跟隨,也不要挑戰「出界標記」。

  前天我休假,一個人到國家美術館去。新加坡公民和永久居民逛裡面的幾個常設展覽是免費的,大家都應該多去消費一下這個美輪美奐的建築物。

  由於查到自己想看的展覽在四樓,因此從地下層停車場直接按了電梯上四樓。可沒想到才剛看了兩件作品就讓我再次遇到慕都。

  他吐了吐血紅的舌頭,爪子指了指我的衣服,用眼神說:「你的票呢?」

  我這才想起,按規矩得先去地下一層,出示粉紅色登記領取一張隨時都可能掉落的免費貼紙,然後才能進入展館參觀。

  「反正對公民都是免費的,我出示身份證你就讓我進去不可以嗎?」

  「不行,這是白紙黑字的規定。」我看見慕都的眼神越來越嚴峻,尾巴也高高豎起。

  眼見爭辯無用,我只好下樓,多消耗一張貼紙,製造多一點垃圾。回到樓上,指了指貼紙,我才得以開始參觀。

  沒想到剛在另一件作品前停步時,我又被慕都叫住了。

  他指了指地上,這時候我才看見為保護作品調暗的燈光下,地上畫了一條黑色的線。

  我聽見他嘟囔了一句:「不要跨越這條線,要不然你死我死大家都死。」

  這時候我才想起來,慕都五年前就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釋:

(1)「潑馬」是POFMA的縮寫,全稱為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Bill。指防止網絡假消息和網絡操縱法案。此法案於今年10月2日正式通過。詳細見新加坡《海峽時報》,https://www.straitstimes.com/politics/fake-news-law-to-come-into-effect-oct-2。(鏈接見於2019年12月10日)


較新的貼文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