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zhi-xiu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符志修

新文潮 網店

開天窗 | 沒有比較就沒有傷害

  到日本賞櫻花和自己的錢包是過不去的事情,因爲旅游時想要買到便宜的飛機票,以及訂到物美價廉的酒店,就得提前好幾個月就下單。但櫻花偏偏就是一個不按牌理出牌的東西。天氣稍微變暖變冷,就提前或者延遲開放,而且櫻花花期本來就非常短,花從開始綻放到凋謝,往往只有十天的時間。

  所以,能夠提前好久預訂到便宜的機票和酒店,再同時能夠見證櫻花盛開的風貌,難如中馬票。

  如果一定要確保自己能夠看到櫻花盛開的景象,那就得留意日本氣象機構在網上發佈的預告。而這個預告還會隨著天氣的變化調整,只有到你心儀的賞花勝地,櫻花樹已經結出花蕾,那才算保險。拖到這個時候,機票酒店要麽已經訂不到了,或者就是貴得你受不了,想去看就只能心痛地付出代價。

  我自己人不是一個花錢如流水的人,甚至有點摳,所以四年前早早就定了機票和酒店,只能希望到時能讓上天保佑,讓我看到櫻花盛開的景象。只可惜我這個人造孽造業太多,積德行善又少,原本根據過去多年櫻花開放日期推算的日子,居然沒有給我遇到櫻花盛開,只能勉强看到初綻的景象。

  所幸的是,佛祖似乎看我求櫻心切,因此安排在我離開京都前最後一天,讓我在京都南禪寺山門外的路旁,給我偶遇一棵滿樹都提早開放的櫻花樹,而且還貼心地提供了藍色的天空作爲背景。舉起相機為滿樹白櫻留影之際,我不禁感嘆這趟總算沒有白跑。

  回到四季皆是夏的島國,我才得知濱海灣花園已經安排好引進櫻花樹,讓人們在花穹中也能體驗這異國的天香。好在我多年來都是花園的會員,去多欣賞幾次也無需買票,因此不會肉痛。

  可我總覺得有什麽不對勁。一直到櫻花季結束,我擡頭看著在樹梢上乾枯的櫻花,才悟出問題在哪裏。原來,櫻花之美不僅僅在於滿樹盛開的驚艷,也不是和式建築的映襯,而是它短短十天花期結束前,隨著春風飄落的花瓣。花瓣如雨下,而樹上不會留下乾枯的櫻花。

  讓櫻花挂在樹上乾枯簡直太殘忍了,好比見證美人遲暮或英雄末路。如果不是有之前在日本賞櫻的經驗,我或許還真的看不出這差別在哪裏,可能就正如人們所説的,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

  庚子年春牛圖上的地母經斷言,今年「人民多暴卒」。冠病疫情肆虐之際,日本向中國捐助物資紙箱上貼著的幾句古詩,倒出乎意料地火了起來。

  箱子上「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典故出自日本長屋王,據説他佈施給僧侶的袈裟上就綉著這句詩,唐朝高僧鑒真和尚就是爲這句話感動,最後東渡日本弘傳佛法,在奈良的唐招提寺終老。有者說,相比起中國大陸「武漢加油」的粗鄙,真正的文化還是保留在日本。

  你要問我看法?我覺得我們這個蠻夷之地的小國寡民還是不要去蹚這趟渾水了。我在北京的中國國家博物館裏面看到各國元首送的國禮,我們總統給中國送的盤子,和一旁丹麥美人魚瓷碟放在一起,我臊得無地自容。


較舊的貼文 較新的貼文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