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的幸福◎洪均榮

阿榮的工作閒談 | 當下的幸福

  還記得兩年前,有位樂齡打電話到我們辦公室求助。這位老奶奶因行動不便,因此帶老爺爺去看醫生時,為了安全,也為了方便,不搭地鐵或巴士,直接搭德士。老爺爺體弱、多病,除了常見的三高以外,還有罕見的皮膚病、中風等等,單單問診與醫藥費就已非常昂貴了。所以,老奶奶想問問有沒有更加便宜的交通選擇,可以省下他們搭德士的這筆錢。

  後來,我們去拜訪了這對夫婦,也對他們的境況有了基本的理解。原來,他們還和老奶奶的姐姐同住,三人的歲數加起來都已過兩百,而且都處於體弱多病、行動不便的狀態。老奶奶的姐姐雖然有一個兒子,但是他遠居英國,除了每個月匯錢給老夫婦,日常生活還得靠他們自己打理。我們一致同意老夫婦需要幫助,因此便開始幫助他們申請護送服務,可以定期載老爺爺去看病。

  然申請需時,不僅是需要準備和處理行政文書,也需要時間等待補助申請的結果,前前後後可能需要兩至三個星期的時間。但老爺爺下個星期就得去複診,所以出於好意,我們決定自己先帶老爺爺去看病,當作是幫助他們過度這兩三個星期。

  過了幾個月後,又接到了老奶奶的電話。這一次,是老爺爺在家裡跌倒,需要去入院。他們事先已經打給護送服務熱線求助,卻得知護送服務有自己需要遵循的行程,並不接收這類請求。他們的建議是,若有緊急狀況就直接打給救護車處理。

  但是,老奶奶的顧慮還是經費,因為如果救護車將老爺爺送到醫院,被判定為「非緊急」時就必須支付兩百多塊的。在這裡,我開始猶豫了。主要是不想養成一種「習慣」,什麼大事小事都找我們處理。畢竟今天這個請求可能很簡單,但是若有真正的「緊急情況」,我們可是無法應對的。此外,我們的主要工作還是上門解析政策、作為一種中介與協商的角色,並不是應對這類的醫療問題。話雖如此,但是眼前的事情比較重要,最終我們還是帶老爺爺到醫院檢查,幸好沒什麼大礙,只需留院觀察即可。

  又過了幾個月,再次接到老奶奶的電話。這次打來是因為快過年了,所以為了答謝我們之前的幫助,炒了幾道簡單的菜想邀請我們一起吃。為了避免尷尬的場面,我們叫上幾位同事一起去,事先還吃了一些小點心,深怕簡單的菜餚填不飽肚子,又不好意思告訴老夫婦。但臨至時,我們驚呆了。說是簡單的菜餚,他們卻炒了不少於八樣菜,有雞、魚、海鮮、八寶菜等等。他們還去樓下買了額外的點心與高湯,滿桌子的菜都讓我們感到不好意思。一番問候後,我們才坐下開始吃飯。

  吃到一半,我發現老夫婦已經放下碗筷,只是看著我們吃,聽著我們的對話微笑。此刻,我才真正理解了老夫婦的用心。其實,一直以來,對於不停地求助他們也感到不好意思,但是他們也沒有辦法。我想,這樣不那麼簡單的一餐用來答謝那些曾經施以援手我們,看著大夥吃得津津有味,並在這喜慶佳節裡讓大家彼此感染點溫情和人氣,或許就是他們最直接的「報答」方式了。

  瞬間,我之前的那些顧慮似乎都變得無關緊要了,因為當下如此馥郁甘香的不是豐盛的菜餚,而是溢滿當下的古早人情味。體畢竟,能夠幫助人,也能欣然地接收他們簡單的答謝其實是一種很溫馨、很撫慰人心的事情。

  我撿起了碗筷,不斷地夾菜吃,肚子似乎開始餓了。但心,卻是無比的飽滿,真的很飽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