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的尺度(中)◎洪均榮

阿榮的工作閒談 | 善良的尺度(中)

  Q離職後的幾個月,我收到了我們好友A的簡訊。

  A:「Q昨天打來和我訴苦……」

  我:「這次又是什麼事啊?」

   A「還不是因為她那個『朋友』?」

  我:「就是那幾個禮拜前,我勸她不要陷得太深的那個?」

  A:「是的☹」

  我:「都和她說了,交友軟件的人不要亂約見。上次不是差點被人強吻了,這一次又是怎樣了?」

  A:「唉,其實她和我訴苦的是另一個人。」

  我:「哈?另一個人?」

  A:「是啊,這一次這個男生比她小兩歲,但是人不錯,至少不會像上次那個想強吻她。而且為人也很貼心,會問她想看什麼電影、冷氣太冷會幫她披夹克什麼的。」

  我:「那問題是……?」

  A:「問題是,她心裡還住著一個人,所以一開始她就定了規矩,可以當「伴侶」,但不能做「情人」,所以對方都有自由去與其他人約會。」

  我:「暈!讓我猜,她看到了這個男的與其他女生約會?」

  A:「對了一半。男的與他坦白,他與其他人約會了。」

  我:「所以她就感到生不如死?雖然規矩由她定,但是她還是付出感情了,所以覺得自己被『背叛』了?」

  A:「是的。聰明。」

  我:「屁啦,這不是聰明,而是對她這種過度的『用情』太過熟悉了。」

  A:「所以她就打來向我哭訴囉。」

  我:「她說了什麼?有指責那個男的嗎?」

  A:「沒有。」

  我:「那有怨自己當初不應該定下這個規矩嗎?」

  A:「也沒有。」

  我:「那她是在哀怨什麼啊?」

  A:「就是因為找不到東西哀怨,所以才生不如死。她知道自己放不下心裡的那位,但又不甘寂寞,想找人陪伴。本以為有了這個男生還不錯的,但是必須對他公平才定的規矩,誰知……」

  我:「咳,我就不明白了。都跟她說了很多遍了,不能陷得太深。她就是不聽。」

  A:「你以為每個人像你這麼冷血啊?說不陷就不陷。」

  我:「我確實對於感情這件事不甚理解。但是我覺得我們需要有自知之明,覺得有東西要傷害到自己時,就必須遠離它,即便是『感情』。」

  A:「你以為每個人像你這麼冷血啊?說遠離就遠離!」

  我:「好,我們不講感情,講工作吧。我也常常提醒她,不能過於對我們服務的樂齡產生過多的善心。我們確實應該對他們善良,但是我們也得認清何時說『不』,幾時劃清界限,不要傾注太多的個人情感。不然結果嘞?」

  A:「你也冷靜點,我今天是想和你訴苦,反倒變成聽你咆哮。」

  我:「我只是為她覺得不值。她是個好人,也是個好朋友,只是不知為何一直被自己的情感左右。」

  A:「咳,你也知道,我們能勸的已經勸了。如今,就要看她自己能不能說服自己而已。」

  我:「咳,也只能這樣了。」

  幾個月後的一個早晨,聽著傳自手機的煩人鬧鐘聲響,我迷迷糊糊地起了身,擦了擦眼睛看了手機。有一則來自Q的簡訊。

  「我通過面試了,下個月我們又是同事了哦!」

  我擦了擦眼睛,再更仔細地看了次手機屏幕。

  簡訊還是一樣的內容。

  我翻了翻白眼,合上眼,倒回床上繼續睡。

 

(文章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