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都要講◎洪均榮

阿榮的工作閒談 | 死都要講(注1)

  最近因為換了部門,所以有新的項目必須著手處理。手邊的這個項目比較複雜,需要去研究樂齡人士在生活細節上,可能遇到的各種媒介,專業人士與所需的服務,包括醫療人員、網絡界面與平台、還是手機應用程序等。

  因為曾經拜訪很多樂齡,也協助他們找到一些所需要的幫助,所以對於「健康快樂族」(well and active)與「體弱多疾族」(frail and pre-frail)的這兩個樂齡群體,我是有一定的理解的。唯有,對於最後一群樂齡,「垂暮末年族」(End Of Life)(注2)的處境、活動和社區服務等都毫無頭緒。所以我開始往這方面去更深入地研究。

  在與諸多同事交談的過程中我發現,雖然我們本地對於這群樂齡的措施與幫助有待改進,但是最大的問題還是我們對於「死亡」這個課題多半是避而不談的。這或許是我們社會的一種忌諱或者「pan-tang」(注3),但是它其實有一些比較實際的問題與考量。就談一個簡單的問題。如果一位樂齡已經為了後世存好了「棺材本」,希望可以減輕孩子的負擔,但是入院時已經處於昏迷的狀態,沒有得到本人的允許,孩子如何去把這筆錢提出來呢?

  因此,我們必須正面討論「死亡」——不是從哲學或者宗教的角度去談,而是一個較為實際的角度。其實很多籌劃與準備,是可以在還健康的時候就開始了。而最簡單也是最重要的策劃有以下的三種:持久授權書(LPA: Lasting Power of Attorney) 、預先護理計劃(ACP: Advance Care Planning)與預先醫療指示(AMD: Advance Medical Directive)。

  持久授權書,是一份有法律授權的文件,主要是指定一名授權人(donee)在你失去心智能力(mental capacity)的情況下幫你做出醫療、財金、資產等方面的抉擇。預先護理計劃,是一系列關於醫療的自願性討論。主要是鼓勵樂齡還保有決策能力的同時與家人或醫療團隊,進行討論並寫下他們理想的護理和安排。(注4)然而,這份計劃並沒有任何法律授權。預先醫療指示則是一份法律文件,載明如果病人處於疾病末期且失去意識,即將死之時,病人不想接受特殊的生命維持治療以延長生命。(注5)這些不同的計劃都能減輕一位樂齡臨終前可能會遇到的困難,例如資金、喪禮、遺願等等。尤其是預先護理計劃,我建議大家去Living Matters(注6)多理解這份計劃書,因為它可算是對於後世一個比較全面與的計劃書。有了正面討論,我們才會對於樂齡的遺願與信仰有更完善的理解,而樂齡也可以有足夠的時間去安排自己「理想」的後事,並坦然地面對死亡。

  當然要坦然地面對死亡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許多集團例如連氏基金(Lien Foundation)都嘗試舉辦活動改變人們對於死亡的看法。其中就有「死都要講」,一系列通過歌台搞笑的方式將死亡的課題帶入社區,與「Happy Coffins」一項邀請公眾設計自己棺材的計劃(注7),但是真正的後事還是需要我們自己去勇敢的跨出這一步去面對與安排。

  這或許才是我們應該給彼此的一個交代。

【註釋】

注1:文章的標題〈死都要讲〉取自連氏基金與洪振茂基金共同贊助與推廣的同名活動,通過歌台搞笑的方式將死亡的課題帶入社區。更多詳情可參閱連氏基金的網站: https://aphn.org/

注2:根據醫生的診斷最多只剩一年壽命的樂齡

注3:馬來文,指忌諱、迷信而不肯去做一件事。

注4:參閱 https://www.livingmatters.sg/ch/

注5:參閱 https://singaporelegaladvice.com/law-articles/advance-care-planning-singapore-get-started/

注6: https://www.livingmatters.sg/start-the-conversation/overview/

注7: http://lifebeforedeath.com/happy-coffins/

__________

【推薦閱讀:黃昏的顏色◎英培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