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善意◎洪均榮

阿榮的工作閒談 | 偽善意

  我喜歡在人煙罕見的早晨抵達辦公室,只有如此才能享受片刻靜謐,可以悠閒地吃個早餐、毫無目的地刷著網絡迷因,時不時還情不自禁地對著手機傻笑。然而,今天進入辦公室時,看到平時喝kopi-o、看報紙的老闆,真真地正坐在電腦面前皺著眉頭——默然地,我知道今天注定是一個不平凡的一天。

  一個小時後,J一如既往地來到辦公室,悠閒地拉開辦公桌的椅子,期間還不忘和隔壁桌的同事寒暄。家人和天氣都問候了一番後,才慢慢地將筆記本從書包拿出來,放到辦公桌上打開。聽到鼠標的幾聲點擊後忽然聽到他對著筆記本破口大罵。驚動的同事們紛紛來到J的面前探問究竟。原來,昨晚有公眾看到一位老先生在組屋樓下的公共走廊睡覺,便拍了張照、還配上對執政者的「肺腑之言」放上社交網站。這樣的「新聞」點燃了網民的惻隱之心,也促使他們將照片與肺腑之言瘋傳轉發,直至當地的議員也得知了此事,才把事情通過電郵發給我們,要求我們去提供協助。

  這種來自高處的「指示」,我們一般都會立即處理,所以J馬上查了查這位老人的資料,就立刻打給老先生理解詳情。簡單的對話後、J約好了見面的時間和地點,就匆匆忙忙地拉著我的另一位同事前往。

  幾個小時後,終於看到J拖著疲憊的身子走回辦公室,將自己的身軀像苦力摔貨物麻袋般摔到了椅子上。我走向前去問J發生了什麼事,他就開始不停地抱怨。

  「別說了,浪費我時間。Uncle根本就不需要我們幫助。他只是在外面有了其他女人才和老婆鬧彆扭,這才被迫睡在公共走廊。」

  我心裡不禁佩服老先生到了這把年齡還有本事到處「拈花惹草」。

  「他沒有任何經濟困難,身體也很健康。只是不想看到老太太的嘴臉,所以寧願睡在公共走廊。」

  「陪你去拜訪他的社工呢?沒有察覺到什麼精神問題嗎?就算和老婆吵架也不至於到走廊睡覺吧。」

  「他問了一大推問題,結果還是一樣。Uncle沒問題。後來連警察也來拜訪了Uncle,也認為他沒什麼問題,只是勸他與老婆和好,搬回家住,之後就走了。」J邊說邊把手指伸到密髮裡,懊惱地把它撥弄得很亂。

  我識趣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我能夠理解J的痛處,因為我也是過來人。每每收到這些「善心人士」的「密報」,有一半以上的案件都是虛驚一場,往往都是因為他們隨手一拍,然後斷章取義,對該名樂齡或事件皆沒有充分的理解,就以自己先入為主的「善意」去詮釋事件,毫無查詢下就傳播他們片面的理解。隨後各個部門的員工去探問究竟時,才發現事情並沒有那麼嚴重。

  成長期間,父母都會教育兒女要有「善心」,卻忘了教兒女除了要有「善心」,也要有做出「善意舉動」的判斷力與行動力。前者是一件輕易達到的境界,甚至還可能導致人們站在道德的制高點去俯視他人,並立即做出毫無根據的刻板判斷。然而,真正在幫助弱勢群體,並且犧牲時間和精力的後者,才是我們應該嚮往的目標。以上述的Uncle為例,與其一看到可憐的Uncle就拍下照片上傳到社交媒體上,不如實際地走向前去慰問他,看看他是否真的需要幫助,若真的需要幫助,再把樂齡的資料提交給各個部門也不遲。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但真正花心思和精力去幫助他人的「善者」真的是少之又少。無奈的是,在這個資訊發達的國家裡,我們卻已開始習慣躲在屏幕與鍵盤後,不那麼低調地張揚我們的「偽善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