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uang-guo-an

病木◎黃國安

新文潮 網店

生生相環 | 病木

  人類,生病時,症狀一般明顯;但森林樹木就不一定,要找出症狀則需要人們更細微的觀察。

  乘坐引擎船,駛入樹林的深處時,始見本該挺拔參天的樹木,卻東倒西歪,令人懊惱。樹幹成長時,都會以太陽為目標而向上長。到了某個高度,為了在眾樹木當中爭取最充分的陽光,樹冠會開枝散葉往外長,向不同方向征服空間。但主體樹幹隨著時間的推移依然挺直,不傾斜、不歪倒,與林地呈90度。除非這生存的韌性受到外在勢力影響。例如,在冰雪氣候的國度裡,累積在樹枝上的重力可扭曲樹幹的成長方向。野蠻的風沙也有可能把孤傲的樹木推向平地,挑戰樹根的韌力。這裡屬熱帶氣候,樹木成群,因此不該長得如此歪斜。

  河道越越狹隘,一行三十人須分成兩艘更小的船方能通過。窄窄的河道兩堤,外露著懶散的藤蔓和不知所措的「木頭」。本該緩緩行駛的小船,霎時卻裹足不前。經查證,原來是蔓藤之屬,纏繞著船的螺旋。而現在只能靜靜的在歪歪的樹木下等候。

  阻礙解決後,小船終於到了河尾。此時已日正當中,而整個旅程也讓我鬱悶困惑了一個上午。離開樹林之際,我看到河堤上躺著七、八米高的樹木,剩餘的樹根曝曬在烈陽下。

  一棵……兩棵……三棵……四棵樹……千年樹林邊緣有這麼幾棵「倒樹」。

  再看看這河道,  蜿蜒有序, 不大不小剛好裝得下引擎船的寬度。顯然這不是「自然生成」的吧?更不可能是為旅客量身定做的「觀光景點」。猜測應該是開闢河道時,「失根」的樹木失去了重心,無法在和身旁的大樹與陽光爭寵,漸漸地失去了正常成長的機會。

  上岸後,我把想法分享給同伴們。他們聽得似有似無的。也不知是我敘述能能力欠缺,還是他們對先前的一幕幕都不感興趣。遊河的整個上午,似乎只有我一人暗自神傷,充滿了疑惑。

  人類與樹林的關係從古至今一直離不開開發與剝削。古人以木造屋給族人安居,鑽木取火給家人飽暖,到今時,為了農產業而開發樹林,為了旅遊業而把不同的機械、引擎等引進樹林里,給樹林留下越來越少時間自我修復。很多時候,我們沒辦法事先知道我們的足跡給自然生態增填了多少麻煩,那是因為我們在整個旅遊業裡,僅僅扮演著「消費者」的角色。雖說「不知者無罪」,但絕非「無能為力」。網絡資訊如此發達,什麼產品對環境比較友善,什麼是更能保護環境的計劃,其實資訊就在彈指間,重點在於「意識」。起碼有了基本的「意識」,人們才能理解,我們的生態環境,是我們向下一代租回來的資產。


較新的貼文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