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文泰森林◎黃國安

生生相環 | 金文泰森林

  年幼時,每當飛機劃過天際,玩伴們都會趕緊張開手掌,「捕捉」那小小飛機的身影。聽說捉了一百只飛機後,就能實現一個願望。我比較好奇的是,高高在上的飛機,享受陸地上千萬凡人的目光,鳥瞰平地的風景是怎樣的一幅畫。

  若干年後,有機會搭乘飛機,每次從國外回家時,特別是夜間航班,一覽通火燈明的公路和街道,萬家燈火的住宅區和工業區,透過為時幾分鐘的視角重新看看自己的家園。著地前的幾千米的高空之上,那段距離美即浪漫也令人無限眷戀。

  無人機帶來的距離美就有趣了。相較於飛機,它離地面更近一點,飛速也緩一些,保持著逍遙且爛漫的姿態。盤旋在幾十米的高度,與攀天樹冠平行,聆聽森林的故事,並傳頌於地上凡人。本地的金文泰森林,通過一名才華橫溢的無人機攝影師巧奪天工的技術,呈現出了一番原始森林的景色,令眾多網友為之動容,再次帶動了一股重新探索這片天然次森林的熱潮。

  近十年前,這片森林已經出現在聚光燈下,特別是自然界的科學家、環保愛護者等等。2011年,當武吉知馬鐵軌正式走入歷史時,周邊的「空地」的命運也成了未知數。因為有空地就得為有價值的目的而發展,這似乎是「新」加坡的「新常態」。隔年,一份考察金文泰森林的研究報告蒐集了來自54屬的98種維管植物。當中,有多達50多種屬於本土品種,兩種的來源有待考察。其中一本土品種是一度被列為絕種的蘭花 Diena Ophyrdis(註1) 。 金文泰森林的這片空地一點兒也不空,反而充滿了豐富的生態故事、求知慾的線索、專屬我們島國的自然遺產。

  那名天才攝影師其實也是一名環保主義者。他藉由網絡輿論的熱潮推動親善環境的發展方案,讓人與林和平共存。與其等待政府先計畫後對話,人民不如先說話。社媒的影響力廣大,政府不可能聽不到民意。其方案建議建設一條凌空步道,途中能近距離欣賞金文泰森林仙境般的薄霧區(註2),感覺是很和睦很實在的方案。

  於我而言,我願望不大,但是很貪心。只求在二、三十年的光景後,回到金文泰森林,薄霧依舊濃烈,我能看到空地「發展」成茂密森林,也可以很容易地捕捉到蜜蜂努力採蜜的可愛模樣。希望屆時,觀賞樹林的視角還可以匹配著我手上的照片(註3)。當下去踩青,最逍遙,最慢活。

【註釋】

註1:https://nus.edu/2KzgwYN
註2:http://bit.ly/2Kn12aq
註3:該視角的谷歌地圖針: 1.329916 , 103.779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