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園城市的隱憂◎黃國安

生生相環 | 花園城市的隱憂

  當星耀樟宜正式開放時,面薄上有一位朋友上傳了裡頭的綠化布置還有標誌性的高空雨漩渦瀑布(Rain Vortex),並且搭配了一句:「就像在濱海灣花園裡頭長出個購物中心一樣。」 我當時讀了忍俊不禁。

  點算一下,將植物與建築融為一體的例子,在本地還真不少。比如,許多購物商場的頂層設有綠化屋頂,如城市廣場購物中心(City Square Mall)、實龍崗NEX等。除了捕捉太陽能之外,密集的植物也產生隔熱作用。多家醫院如邱得拔醫院、陳篤生醫院裡也設有開放式的花園。其餘還包括許多大大小小維護有佳的鄰里和沿海公園等。

  不論是在城市裡建造花園,或是在花園裡建造城市,對於我們的國際形象乃至經濟和旅遊業肯定有大大的品牌效應。至於綠色建築如何影響同行投資綠色設計和鼓勵人民進一步關懷環境的實際作用,就很難衡量了。以形象為出發點的永續發展,很容易讓我們安逸於地球的現狀,不小心變成井底之蛙,並對於更大的威脅全然麻木而無感。

  以國家為計算單位,新加坡的碳排量還算低,僅佔全球的0.1%;但若以人民的平均排放量而言,每年均排碳量卻超出可持續水平(sustainable level)的三倍——而這還和你我使用多少塑料袋的關係不大。

  我國的碳排量,有六成來自工業領域。其中,石油開發產業的貢獻最為顯著。每年,我們從外國引進大量的石油原料,並在本地加工後轉售出口。轉口貿易,向來是我國經濟發展的優勢,若要以此項來下手減碳,其影響甚遠,也必然對施政者和企業有一定的難度。

  降低碳排量,人人皆有責。但大問題總該有大規模的系統化的改變,才能把解決方案的效率給最大化。過去幾年,隨著更多人密切留意氣候變化的課題,不少關心氣候變化的民間組織和非營利組織拔地而起,且擲地有聲。當中,頗受矚目的應該是去年首次舉辦的新加坡氣候大會(SG Climate Rally)。一群演說者,包括綠色組織代表、大學教授,已為人父人母者等,甚至還有一名年僅11歲的小學生參與聖舉,鏗鏘有力地說服與會者集體採取行動,致信給國會議員,要求政府加大維護環境的努力。今年的大選,該組織也逐一分析各政黨宣言裡對於氣候變化所做出的承諾。我們也許不能瞬間或直接影響政府和企業的立場,但縱看世界其他地方的民起和平行動,我們沒有理由忽視集體聲音的力量。

  倘若氣候永久性地改變了,花園城市的美譽又有何價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