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方氣候◎黃國安

生生相環 | 遠方氣候  

  近日,澳大利亞林火燒盡半邊天。雅加達也洪水泛濫。還好,我們身在新加坡,這裡沒有天然災害。歷史上最嚴重的海嘯僅僅在我們的東西海岸泛起高一點點的波瀾。「全球化」也只關乎到經濟、文化、網絡或我們的下一個旅遊景點。

  如果你今天還抱以上述的態度看待氣候變化,該是時候從那烏托邦裡醒過來了。在全球教育程度、經濟水準和氣候變化等課題當中,社會對氣候變化的認知是最高的。話雖如此,但我們對氣候變化的認知好比我們對遠方親戚一般生疏:沒事別聯絡,有事也盡可不要聯絡,除非關乎嫁娶生死,非不得已才得聯絡。

  即便我們稍有意識,但仍不足以付諸於更有確實的行動。比方說,我們知道單用吸管不環保,然後一窩蜂購買鐵吸管,對於製造鐵吸管造成的環境傷害卻一知半解。我們知道筷子團結才是力量,但在面對一份五分鐘的請願書,十之八九依然會刷屏點擊下一個更吸睛的新聞或美圖。

  人們的注意力和精力有限,所以我們一般會把時間分配在當下着急的事情。除非我們周圍的人一直碎碎念,並且施壓,我們才願意為「未來」多思考一些。想想,很多人買保險、做投資,不都是被朋友說服的嗎?

  自1990年,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指出,碳排放和溫室氣體若持續上升,全球溫度2030年將平均上升1.5攝氏度。一個攝氏度就能推高海平面,淹沒低洼島國。更持久的乾旱會嚴重影響農作物,而大量仰賴進口農作物的島國將間接受影響。雖然科技和農業領域極力推動本地自給自足農作物,不過,科技發展與全球溫度上升哪個比較快,還言之過早。

  關心氣候變化也是一種投資,是對食糧穩定、減少熱浪、遏制洪水、適溫環境的投資。這份投資不一定是金錢方面的,也能是培養「全球公民」的意識,與轉化意識為實踐的方面,而不是嘴上功夫了得而已。若下一回有機會對氣候政策表態,也期待我們自己能夠效仿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了。

  遠方親戚離我們不遠,也許十幾二十年;而說穿了,這遠方親戚就是我們的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