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文傑《短舌》出版

——本地詩人游俊豪評《短舌》以短詩出擊,詞語尖銳而迅速。——

(繁體版报道)

刊登於:《聯合早報》(新加坡)
文:黃涓
發布日期:2021年1月25日
發布鏈接:https://www.zaobao.com.sg/news/fukan/books/story20210125-1118978

  本地詩人黃文傑出版詩集《短舌》(新文潮出版社),所收作品包括〈皇帝的新鳥〉、驅逐〉、番薯泥的製作過程〉、學好華文的一億個理由〉、現代啟示錄:辦公樓電梯〉、地鐵搖滾曲〉、數你萬遍也不厭倦? 等81首短詩,作品講究「精短」、凝練即興沖擊,使用新加坡土生土長的語言與符號。

  黃文傑曾獲2013年新加坡金筆獎華文詩歌組第三獎,同年,出版首本個人詩集《夜未央》;次年詩集入圍新加坡文學獎。從作品中可看出,黃文傑對日常生活與現世社會有所關懷與感受,詩作巧妙地反映了他個人和新加坡華文群體的境遇

  詩人及南洋理工大學中文系主任俊豪副教授在序文說:黃文傑的短詩,讓人想到匕首,以及匕首的長處。」游俊豪認為,詩人深諳詩的類似匕首的功能,幾乎綿里藏針了。

  游俊豪並舉黃文傑的番薯泥的製作過程為例:先削去外層五千年方塊/尤其左側那邊/再刀刀把客家切片/高溫殺死廣東所有基因/用時間醃洋味/最後加入所有世界,690克俊豪說:以短詩來出擊,批評文化傳統的變質,毫不退讓,詞語尖銳而迅速,完全達到了短距離咄咄逼人的攻勢。隔了一行,詩的結尾進行了回身的嘲諷:看我/更爛更香』。如此短小,卻想句句致命。」

  本地詩人陳志銳則認為,文傑的極短詩如載著刺點(punctum)的詩光,照耀著忽明忽暗的周遭知面(studium)。」

  另一位詩人張森林則認為,跡近遊俠的個性,以文字拌著獅島的天空與土壤,書寫一種不羈的浪子血液,且不屬於傳統的詩性江湖。

(简体版报道)

刊登于:《联合早报》(新加坡)
文:黄涓
发布日期:2021年1月25日
发布链接:https://www.zaobao.com.sg/news/fukan/books/story20210125-1118978

  本地诗人黄文杰出版诗集《短舌》(新文潮出版社),所收作品包括《皇帝的新鸟》《驱逐》《番薯泥的制作过程》《学好华文的一亿个理由》《现代启示录:办公楼电梯》《地铁摇滚曲》《数你万遍也不厌倦?》等81首短诗,作品讲究“精短”、“凝练”与“即兴冲击”,使用新加坡土生土长的语言与符号。

  黄文杰曾获2013年新加坡金笔奖华文诗歌组第三奖,同年,出版首本个人诗集《夜未央》;次年诗集入围新加坡文学奖。从作品中可看出,黄文杰对日常生活与现世社会有所关怀与感受,诗作“巧妙地反映了他个人和新加坡华文群体的境遇”。

  诗人及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主任游俊豪副教授在序文说:“黄文杰的短诗,让人想到匕首,以及匕首的长处。”游俊豪认为,“诗人深谙诗的类似匕首的功能,几乎绵里藏针了。”

  游俊豪并举黄文杰的《番薯泥的制作过程》为例:“先削去外层五千年方块/尤其左侧那边/再刀刀把客家切片/高温杀死广东所有基因/用时间醃洋味/最后加入所有世界,690克”。游俊豪说:“以短诗来出击,批评文化传统的变质,毫不退让,词语尖锐而迅速,完全达到了短距离咄咄逼人的攻势。隔了一行,诗的结尾进行了回身的嘲讽:“看我/更烂更香”。如此短小,却想句句致命。”

  本地诗人陈志锐则认为,“文杰的极短诗如载着刺点(punctum)的诗光,照耀着忽明忽暗的周遭知面(studium)。”

  另一位诗人张森林则认为,“迹近游侠的个性,以文字拌着狮岛的天空与土壤,书写一种不羁的浪子血液,且不属于传统的诗性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