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麥克白失憶◎李集慶

戲法師 | 如果麥克白失憶

  明天,又一個明天,又一個明天,
  一天天偷搬著這種瑣碎的腳步,
  直到有紀錄時間的末一個音節;
  我們的昨天全部給傻子們照明了
  入土的道路。熄了吧,熄了吧,短蠟燭!
  人生只是個走影,可憐的演員
  在台上搖擺了,暴跳了一陣子以後
  就沒有下落了;這是篇荒唐故事,
  是白癡講的,充滿了喧囂的吵鬧,
  沒有一點兒意義。

  這是莎劇《麥克白》的經典台詞;引用的翻譯出自卞之琳。麥克白在面臨最終下場,四面楚歌之際時說出的這段話,可看作是對自己所作所為的反思和總結。

  原來在戰場上英勇殺敵,功高望重的將領,在殺害國王取得權力的最高位後,靠用各種兇狠的手段來掩蓋自己的罪行,和保住自己的權位。眼看即將為野心和罪行付出無可避免的代價,他感嘆自己在登上權力最高位後,在台上搖擺了,暴跳了一陣子以後,就沒有下落了。

  演員,都有登場和退場的時候。職場、官場、人生也是如此。台下的觀眾對台上不同的角色也會有不同的期待。

  不同作風的同一類型角色,會引發觀眾的不同反應。令人敬畏的將軍,不一定就會成為讓人尊重的君王。自大蠻橫的權位者基本上都不會贏得觀眾的好感。無論是在舞台上,童話故事中,或是現實生活裡。

  日本鬼才戲喜劇編劇三谷幸喜的電影近作《失憶的總理大臣》,虛構了一位史上支持率最低、人們最討厭的總理大臣黑田啟介。

  某天外出時,黑田被市民丟石頭砸中腦袋而失去記憶。為避免國政混亂,黑田必須繼續扮演總理的角色。於是,他向國民、大臣、家人隱瞞自己失憶的事實,依靠秘書官們的幫助處理政務。

  失憶後的他從沈迷金錢權利、只關心如何延長掌握權勢時間的惡德政治家,一下變成了關心周圍人的淳樸大叔。黑田漸漸地了解到自己失憶之前的所作所為。為了改變國家、改善人民的生活,他不僅改變個人作風,也終止了之前布置的各種謀利計劃,與之前的朋黨產生矛盾。

  傳媒和其他政客都斷定黑田的改變只是一了提高支持率的作秀。 然而,黑田對自己的親信秘書說,失憶是個拋開之前所有包袱重新再來的機會,不該辜負。黑田適時失憶,改變了自己,也給體制一個改變的機會。

  麥克白則一直背負著滿滿的包袱,即便看到了後果,也只能背著包袱一頭撞過去。若要應用失憶來改變麥克白的悲劇,需要找到一個合適的故事點來為他植入失憶。

  在現實生活裡,要改變最好的時機是十年前,退而求其次的話就是現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