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了觀眾◎李集慶

戲法師 | 忘了觀眾

  這個專欄寫得我很沮喪,以致我已經不願意去看今天幾號,更不願意去理會截稿日期已經過了幾天。我不知道這個專欄的讀者有些什麽人,甚至不期待有什麽人會看這個專欄。寫這個專欄是逼自己練筆的手段。

  逼著逼著,把自己逼沮喪了。

  討論設立這個專欄當初,提出了幾個感興趣的方向,編輯挑了「表演」。當時我覺得他特別有眼光。後來,越寫越弄不明白他當時都是怎麽想的。

  苦苦思索以後,我覺得問題在讀者。

  我不知道讀者是誰,所以我摸不清要寫些什麽,要怎麽寫。

  演員如果對觀眾沒有意識,觀眾也就自然會覺得演員沒有意思。在這個點上,寫專欄和表演是共通的。

  2013年有這麽一出戲:維珍(Virgin)品牌創始人英國億萬富豪理查德·布蘭森(Richard Branson)身著紅色緊身窄裙黑色網襪,擦上亮紅色唇膏及厚重眼妝,在澳洲柏斯飛往吉隆坡的亞航長程班機上,反串扮空姐,遞水送餐。

  盡管依然留著那一臉男人味十足的招牌大胡子,布蘭森於前一天還在柏斯舉行一個特別儀式,公開剃光腳毛。

  看到這裡,妳可能會問:就這毛事還成為新聞。

  這當然是個做戲做全套的戲碼,而主角都有清晰的觀眾意識,很清楚知道要通過這個戲碼給觀眾傳達什麽信息,而不只是兩人之間的自娛自樂。

  話說布蘭森2010年同意以旗下的F1賽車隊維京車隊,挑戰亞航集團老總費南德斯(Tony Fernandes)的蓮花車隊,賭註為全季賽事結束後,輸家必須在贏家的航空公司擔任空服員。

  結果,維京車隊以第12名的成績,落後蓮花車隊2名。

  事後,布蘭森因為滑雪受傷,暫緩這項原訂於2011年初履行的賭註。

  2013年,布蘭森終於履行約定,在五個半小時的航程中,替機上乘客斟茶遞咖啡送餐點。飛機抵達目的地前,布蘭森故意將一杯柳橙汁倒在費南德斯腿上,招致被老板費南德斯當場宣布開除,上班一天就丟了工作。

  這部戲輕松好玩地傳遞了一個「信守承諾」的嚴肅主題,而且還是個慈善活動。這趟班機售票所得,都捐贈給費南德斯及布蘭森指定的Starlight兒童基金會。

  此前「有幸」為布蘭森剃腳毛的「幸運兒」,是通過競標以最高價得標來取得這項任務的。Starlight兒童基金會所得的捐款,也包括布蘭森拍賣他的腳毛所得。

  兩位大佬把搞怪擺到公眾眼前,搞怪就不再是兩人之間的私事;包裝和尺度掌握是必須的。

  最近備受關註的「女傭芭蒂莉雅妮(Parti Liyani)案」,高庭法官推翻國家法院判決,改判芭蒂無罪,並指廖文良家報警指控女傭的行為存在「不正當意圖」。

  就在公眾對廖文良的行為表示憤怒時,淡馬錫國際首席執行長狄瀾在公司年度匯報會上表示,廖文良對新加坡和民眾作出了許多貢獻,在聆聽各方說法前,不應武斷就下定論。

  非常欣慰廖文良有這麽仗義的朋友。

  同時也不禁要這樣想:是不是早有一個很把自己當角的族群,已經失去觀眾意識,甚至已經不屑觀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