級任老師的必考題◎李俊賢

三十/而立 | 級任老師的必考題

  老師我的錢……不見了。

  沒錯,就是這句話,打亂了我一大早的好心情。

  看著眼前的這位學生,雖然有點怯生生,但是她是懊惱的。我馬上安撫這位學生,詢問她是多少錢不見了?她說數目不大,不過這已經是第二次發生了。上個星期她發現錢包少了一些錢,雖然有所懷疑,但是覺得可能是自己記錯了,所以沒有做出任何反映。但是這個星期,當她回到教室打開錢包時,又發覺錢包裡面的錢好像更少了一些,所以她趕快來通知老師。

  這件事情來得有點突然,而且有點棘手。雖然我已經不是什麼菜鳥老師,但是這種疑似偷竊行為的事件,我還是頭一次遇到。當下,我在腦海中不停地閃過著各種解決方法,但是思前想後,我仍在斟酌怎麼樣才能比較完善地處理這件事。我先鎮靜地謝謝這位同學,謝謝她對老師的信任,願意跟老師通報這件事情。我告訴她不要緊張,老師會好好地處理這件事,並且先請她回去班上休息。

  天呀!我內心有點小抓狂:難道這是當級任老師的必考題之一嗎?

  以前小時候讀書時,那時的老師若遇到類似事件,處理方法不外乎就是「威逼利誘」。「威逼」就是請學校的訓導主任進來巡堂、扮黑臉,接著級任老師就會「循循善誘」,說著:「同學們,如果你們現在承認的話,老師就不會把它當作一回事。只要把錢還給同學,這件事老師就當作你們同學們之間的惡作劇而已。」當然,我們也都曾經歷過比較糟糕的經驗,例如全班罰站然後老師逐一搜查書包,或者老師要求全班學生把眼睛閉起來,讓學生自己自首,或讓其它同學指認所謂的「嫌疑人」。

  後來,我們都知道這些方法並不管用,也不實際。如果在現代的課室採用以前的方法,這的確是不合時宜的。更何況,這並不是一件「少數服從多數」可以處理的事情,怎麼可以讓學生們指證所謂的「嫌疑人」呢?至少,我是不會這樣處理的,也不願意這樣的「偽公平」發生在我的班上。

  面對這件事,我決定以一種心平氣和、不慍不怒的情緒來處理。老師的情緒很重要,如果你進去班上時是又急又怒的,學生們會知道老師慌了。心若慌了,事就亂了,那這個情況就更難處理了。我召集班上所有的學生,在進入課室前我先向那位同學釐清事情的來龍去脈。然後深吸了一口氣,把情緒壓下去,從容不迫但是嚴肅地在班上把這件事情的始末說出來。當我在描述這件事情,其實我是換一個角度來說,我是以關心班上的同學為出發點,告訴大家我們班上有一位同學因為把錢包留在教室內,所以錢不見了。我希望讓同學們知道,學校理應是一個安全學習、快樂成長的地方,如果有疑似偷竊的行為在我們班上發生,老師希望大家可以發揮同學愛,互相注意、互相照顧。

  描述事件的時候,我不會說出是哪位同學的錢不見了,因為那並不重要。更不會加入自己的任何猜測,說出帶有情緒的句子,例如:「老師對你們感到很失望,我們班上居然有同學這麼不老實,手腳這麼不干淨。」這些,都是不必要的。我的出發點是要透過這件事情凝聚班上的同學們,我要他們學習互助互愛的精神,讓他們知道我們班上現在發生了這個問題,所以身為班上一份子的每個人,都應該一起努力避免這個問題再次發生。

  最後,我傳下了小紙條,讓每個人寫下聽完這整件事的感受。我必須強調,要讓全班寫下的是「感受」,而不是讓他們互相猜測誰是那可疑之人。有些同學寫說:「很驚訝!但是我相信不是我們班上的同學所做的。」有些則是說:「從現在開始,我會特別注意班上同學們的東西,如果他們忘記拿走,我會提醒他們。」

  有些人可能認為,要把整件事情查個水落石出,這個級任老師的必考題,才會高分通過。但是我認為,當我看到學生所寫下的「感受」如下:「老師,謝謝你,我想你已經知道所有的事情了。」我想,我的分數應該也不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