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老師化身「直播主」◎李俊賢

三十/而立 | 當老師化身「直播主」

  鼠年開春以後,新冠病毒在新加坡的疫情可說是越來越嚴重。儘管新加坡政府堅持了三個月不停工,不停課,不戴口罩,希望可以在不影響人民生活的情況下,控制本地疫情的發展。但是,疫情仍無法被抑制,每日添加的患病人數還是讓人堪虞。四月的第一天,教育部宣布開始一周一天的在家學習計劃,希望透過這種循序漸進的方式,讓學生和家長逐步適應,也為疫情惡化的情況做好準備。

  沒想到愚人節過不到兩天,四月三日星期五的下午,李總理透過電視,廣播與面簿直播,向全國人民發表講話。政府宣布啟動了「斷路器」(Circuit Breaker,官方翻譯為「阻斷措施」),除了重要及必須(necessary)的行業能繼續運作之外,幾乎所有其他工作場所都必須關閉,所有員工也被強烈要求在家辦公。而老師們最關心、也最在乎的則是這條政令:所有學校從四月八日起將轉為全面居家學習,學生無需到學校去,學前教育中心也將全部關閉。

  這次李總理的演講聲調依舊是平穩的,能夠安撫人心,他鏗鏘有力的咬字仍代表政府對抗疫情的魄力,但是他的用詞強烈了一些,神情也嚴肅起來。身為一名老師,我首先發現這次的全國演講也採取了「面簿直播」的方式,而李總理的演講詞裡面也多次提到「視訊聊天」,「網上直播」,「網上學習」等詞彙。

  是的,時代在改變,教學方法不能一層不變,尤其在這特別的時候就要有特別的教學方法。如果連總理都在「面簿直播」了,老師們在教學時還能固步自封嗎?以前一支白板馬克筆,一本講義的上課方式沒有錯,仍然可以很精彩,但是現在所有學生都要全面居家學習了,在這一個月的時期老師們總不能只是把教學資料上載到網上,讓同學們在家自習,抄寫答案而已。

  網上同步教學似乎蔚成一股風流,許多老師也發揮無私大愛,在網上組成許多學習小組,分享各項教學直播平台的使用方法。有一陣子,我們學校開始流行使用Zoom,許多老師見面打招呼的第一句話就是「你今天Zoom了沒?」。許多資深老師們更讓我敬佩,他們也開始學習如何在網上進行同步教學,有的老師還會為了要直播而特別去購買耳嘜、腳架、甚至自掏腰包買了另一台電腦,就是為了模擬學生們在家的學習情況。

  後來Zoom因為資安問題而被教育部禁止使用,我聽到有些老師們稍感懊惱:「好不容易剛熟悉ZOOM平台,卻又不能用了。」不過為了學生們,這些老師們總是願意不斷學習,「沒關係我們還可以學習如何使用Google Meet,讓我們在雲端相Meet

  幾年前我有學生告訴我他的夢想就是成為「Youtuber網紅」,而那時候我還搖頭擔心他太不切實際。直到今年有同學很自豪地告訴我他是「Up」時,我還愣了一下,沒搞懂這是什麼意思。沒想到因為疫情的關係,現在很多老師也化身成為了「直播主」,真的是時勢造英雄,有時候在網上上完課之後,我還想俏皮的告訴同學們:「喜歡這堂課的話,記得給個贊,然後訂閱、分享、打開小鈴鐺哦。」希望透過一些玩笑話,能讓在家學習的同學們開心一點。

  李總理說道:「這將是一場漫長的戰役,如果有哪個國家能打贏,那必然是新加坡。」各位新加坡的老師和學生們,大家加油,就算我們現在無法回到教室,我們仍可在網上互相守護彼此,攜手共渡這次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