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的祝福◎李俊賢

三十/而立 | 金馬的祝福

我有花一朵 種在我心中 含苞待放意幽幽
朝朝與暮暮 我切切地等候 有心的人來入夢
女人花 搖曳在紅塵中 女人花 隨風輕輕擺動
只盼望 有一雙溫暖手 能撫慰 我內心的寂寞

  在電影《男兒王》裡,當李國煌開口唱起這首女人花的時候,電影院的觀眾其實都被感動了。

  聽到了這首歌,當然馬上想起了梅艷芳,想起了梅艷芳,其實也就想起了張國榮。記憶中這兩位巨星的身影可男可女,亦男亦女,扮什麼像什麼。在《逃學威龍》裡,女扮男裝的梅艷芳英氣逼人,而《霸王別姬》裡的張國榮,更是永遠風華的程蝶衣。

  回頭看著屏幕上的李國煌,他的長相真的不出眾,Ah Beng的刻板印象仍讓烙印在觀眾的腦海裡。但是就是因為他長得夠草根,不似梅艷芳還是張國榮般的有距離感,因此他在劇中的演出,以及外形上的改變,可以讓觀眾看出他的努力,甚至會被他的努力打動。

  《男兒王》是在敘述一個由李國煌所扮演的中年男子因為失業,為了隱瞞妻子,也為了維持現有的生活品質,不得不犧牲自己的「色相」,然後一頭栽進「變裝表演」的世界來賺錢。他從不能接受、掙扎、模仿,到為這群特殊的「表演者」挺身而出,甚至為他們大打出手,脫口說出:「他們是我的朋友!」

  從頭到尾,我真的覺得導演選對了人選,李國煌在這部戲裡的演出真的收放自如,再加上他的人生歷練也到了另一個階段,這次所呈現的表演方式不再是以往電視劇中或者脫口秀的外放隨性,而是溫暖、內斂了許多。他把這部電影撐了起來,故事以他為中心,許多場景的高潮起伏他都表現的淋淋盡致。尤其是「驅邪事件」和演唱福建版本的《I will survive》,都讓觀眾笑出了眼淚。

  除了演技出色以外,李國煌在電影中還唱作俱佳。電影裡,他的歌聲救了幾次劇中主角「珍珠」無法唱歌的窘境,他也一再挑戰變裝的傳統,爭取表演時不要對嘴,要用自己的聲音。似乎,這裡的弦外之音也正透露出他想為這群存在社會黑暗中的表演者,爭取「發聲」的管道。對於「變裝表演」的奇裝異服,不是每個人都可以接受,李國煌把中年男子的內心戲碼「我不了解你們,但是我願意理解」闡釋得很到位。

  張愛玲曾經說過:「因為懂得,所以慈悲」。這句話可以意指愛情,也可以套用在普世價值上。很多時候,因為我們缺少認知,缺乏接觸,就覺得這個行為或者這個團體是不對的。但是在電影中一直出現的隱喻KYM,其實也就是慈悲為懷、普度眾生的觀音媽。相傳觀世音菩薩為了適應眾生的要求,方便感化眾生,於是本為大丈夫相的「勇猛丈夫觀自在」,也化身為慈悲柔和的女身「觀世音菩薩」相。

  當然我並不是覺得這是一部完美無缺的電影,關於電影的拍攝手法和技術,我覺得還是有很大的進步空間。甚至關於故事情節的發展,有些地方沒有交代的十分完善,尤其是不太清楚戲中關於「潮州鳳」的角色以及一直灌酒的戲份,感覺有點不知所云。

  但,如果你覺得這是一部很低俗的本地電影,你就錯了。觀賞之前,本來朋友還問我說這是一部關於脫衣舞的影片嗎?甚至不少人在聽到李國煌獲得金馬獎男主角提名時都嗤之以鼻,說:「他會演戲嗎?」我想這都需要等更多觀眾走進電影院後觀賞本片才會有所評價。

  台灣演員鍾欣凌在台灣金鐘獎拿下迷你劇集女主角獎後,說了一句經典感謝詞:「我是諧星,我會演戲!」希望,今年的金馬獎,李國煌將會有機會上台講一句相同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