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卷上的那一分◎李俊賢

三十/而立 | 考卷上的那一分 

  年底考試剛剛結束,老師們最近都在忙著改卷。改卷的過程其實樂趣很多,有時候同學們的無厘頭答案常讓我們會心一笑。我在改卷時習慣寫下評語以及注意事項。我認為改卷其實是與學生們一個很好的交流方式,可以看到學生們的思路,以及了解到他們到底是否有掌握到學習的重點。

  改完卷之後,較有挑戰性的是發還卷子讓同學們檢查分數。由於初院就只有兩個年級,不管是高二的會考班,還是高一的升級班,這些學生們特別重視考試,得失心比較重的同學也就會特別計較考卷上的分數。

  這幾年在發還考卷時,就遇到三類學生,他們向老師討論分數時特別有代表性,特此一記與大家分享。

  第一種類型是古靈精怪型。這些同學其實相當可愛而且有禮貌,只是他們的語言能力不佳,所以無法準確理解題目要求,才會在考試時鬧出笑話。有一次作文題目的材料內容如下:「王叔叔提著大包小包……」,結果這些同學就真的以為「大包小包」指的是肉包子,所以他們就寫成了:「王叔叔把包子提在手上」以及「王叔叔在小販中心裡買了大包,然後也買了小包……」,想當然爾他們的作文分數一定會受影響。當他們拿回考卷時,還會摸不著頭腦來問你:「老師,為什麼我的分數那麼低,可不可以加一點?」

  而有些同學則是很努力的回答每一道閱讀理解的問題,而且做答卷上都是寫得滿滿的,但是當你在批卷時,雖然看得懂學生所寫的每一個字,但是就是讀不懂他們想表達的意思。有一位女同學曾經這樣跟我說道:「老師,我知道答案是什麼,你的答案就跟我腦袋裡的答案一樣,只是我寫不出來,所以你應該要『加減』給我一些分數。」我也笑笑回答,你的分數也在我的腦袋裡,下次等你把答案寫出來,就可以看到分數啦!

  第二種類型就是錙銖必較型。通常這類的學生就是差一分就可以及格,要不然就是差一分可以上升到另一個等級。他們在檢查考卷時可說是分外較勁,如果學生是有禮貌的話,我也願意跟他從頭到尾過一遍答案,並且陪他檢查分數。如果真的是分數有錯,亦或者是有可以商討的地方,老師們其實都願意把分數加上。但是,如果遇到學生在拿到考卷後查都不查就說:「老師給我一分欸,我就差那一分」的,我一定不加理會。我曾遇到學生很沒禮貌的想要爭取那一分,他在檢查了分數以後仍不死心,再讓他的同學檢查一次,當我下課收回考卷後,他又來找我想要繼續檢查。最後他居然跟我說:「老師,你一定有算錯,你再幫我算一算,我的分數應該更高的!」我馬上在心裡倒扣他分數,並且告訴他慢走不送。

  第三種類型,也是我最怕遇到的,就是梨花帶​​淚型。這類型的學生其實男女都有,我在想是否現在的青少年壓力特別大,還是他們的淚腺特別發達。發回考卷,都還沒講解,有些同學的眼淚就馬上「噴」出來,有些人是喜極而泣,但是更多時候是考得不理想。有一位女同學哭到我都可以在台上聽到啜泣聲,我暗暗翻看成績記錄表,她根本就考得不錯,雖然不是太好,但是至少及格啊!我最怕學生哭哭啼啼的來找我,明則是討論考題,暗則似乎在發動眼淚攻勢:「老師,我都哭成這樣了,你的分數也給我多一點吧?」我也很想跟這些學生說,你們考試答案寫成這樣,老師也很想哭啊,只是欲哭無淚罷了。

  學生對於分數的追求雖然不是件壞事,但是心態要擺正。跟大家分享,其實老師們在改卷時,手中的紅筆大多是「高高拿起,輕輕放下」,並沒有所謂的「殺無赦」。更重要的是,老師們看到那種「差一分」的同學,其實都會與其他老師再三討論,不斷斟酌。有時候老師們早已在暗地裡加了分數,想要鼓勵學生。有時候,你所欠缺的那一分,其實老師們是故意的,有可能是為了警惕你,也有可能是為了激勵你,希望你能更上一層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