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人的粉紅色◎李俊賢

三十/而立 | 迷人的粉紅色

  衣若芬老師之前在《聯合早報》的專欄中發表了「穿粉色襯衫的總理」一文,以文圖學的角度,分析了李顯龍總理的粉紅色襯衫。文中引用了許多關於色彩學的理論和例子,並且提出了「粉紅色」象徵鎮定、安撫和療愈——意指當下雖然疫情嚴重,但總理通過襯衫的「色彩語言」,告知人民放輕鬆一點,國家物資儲備充裕,不必緊張搶購囤積。文章的結尾,衣老師也一語道破:穿粉色襯衫的總理,那粉,是新加坡國旗融合的顏色。

  的確啊,粉色,是紅與白的結合,是新加坡國旗融合的顏色。難怪我總覺得李顯龍總理時常穿粉紅色襯衫,而且他的確很能駕馭這個顏色,顯得特別有朝氣。粉紅色,在李總理身上可說是特別「吸睛」而且有「男人味」,簡單套句流行語就是夠Man!為什麼會把「色彩」與「性別」結合在一起呢?我想這就是許多人固有的刻板印象,「女生就是喜歡粉紅色、男生就是要喜歡藍色」,從小孩的玩具、衣服、甚至生活用品等等我們可以一窺而知,許多人從小就把顏色和性別掛鉤在一起,而且密不可分。

  但你知道嗎,時代在改變,全世界的性別教育也不斷在加強,就連芭比娃娃的製造商(美泰)也打破了以往娃娃只能女孩玩的刻板印象,於2019年推出新的玩偶系列名為「Creatable World」。而這一次芭比不再是個粉紅色的美麗小公主,這個系列的娃娃沒有任何性別的限制,主打標語正是:「60歲的芭比娃娃,撕掉了性別標籤」,讓芭比的形象變得更加豐富和多元,也使得公司更加受歡迎。

  今年的四月中,有媒體向台灣疫情指揮官陳時中部長反映,有小學男生因為收到粉紅色口罩,擔心會在學校被人嘲笑,所以不敢戴。結果這位部長以行動支持這位小男孩,他不是幫他把口罩換成藍色,而是率領一票行政官員和防疫專家一起戴上粉紅色口罩召開記者會,強調口罩的顏色都一樣,防疫不分男女,借此化解小男生的疑慮。陳時中部長甚至幽默地說:「粉紅色其實也不錯,我小時候最喜歡看的卡通影片就是粉紅豹,粉紅色在那個時候確實是很紅的一個顏色。」

  「粉紅色口罩」事件在台灣發酵,一瞬間「粉紅色口罩」成為炙手可熱的商品,除了許多商家都回應讓商標戴上粉紅色口罩之外,就連藝人們也共襄盛舉,在電視上受訪或者進行網路直播時也戴上粉紅色口罩。台灣總統蔡英文也在社交平台上發圖支持,並且表示「不管男生或女生,粉紅色都是很棒的顏色」,其它政府機構也相繼跟進,把單位識別圖案改為粉紅色表達支持。在疫情嚴峻的時候,這一波「粉紅色浪潮」的意外插曲,也讓人民焦慮的心緩了緩。

  顏色天生沒有性別之分,是不同社會將顏色做不同的意見表達。反觀本地教育制度雖然有照顧到「性教育」的部分,但是對於「性別教育」這個範疇還是屬於剛起步的階段。凡事起頭難,學校要推廣「性別教育」的話,這又牽扯到民間以及政府是如何看待這件事。畢竟,若整體社會環境還是比較封閉、羞澀,甚至不夠友善的話,要取得進步是需要更久的時間。

  我只能期許在我的課室裡,沒有學生會因為性別的刻板印象而感到焦慮或者煩惱。我希望在我的班上,所有學生可以勇敢、快樂地做自己,而更重要的是,大家都需要學會共同建立一個充滿同理心與尊重的友善環境。若往後遇到有男生因為「粉紅色」物件而困擾時,我會告訴他,你看看李顯龍總理的襯衫,那可是迷人的粉紅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