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禮貌地沒有禮貌◎李俊賢

三十/而立 | 有禮貌地沒有禮貌

  是的,這是最近常在我腦海中出現的一句話,「有禮貌地沒有禮貌」。在這裡,我要說的不是一個病句,或者一句繞口令,而是看到了許多同學們的行為舉止,乍看之下很像是有禮貌的請求和詢問,但是仔細想一下,又覺得這看似禮貌的動作又似乎是不太禮貌的行為和要求。

  我不知道是否現在的學生自我意識很強,自我意識強烈這雖然不完全是一件壞事,但是若永遠都是把自己當成第一順位,那真的是一件很討人厭的事情。

  高二的學生,再過一個星期就是三月假期,而隨之而來的就是三月假期後的統一測驗。這批的高二生,去年因為疫情的關係,整個上課的狀態就不是很好。迫於疫情,線上的課時照樣進行,學校的進度照趕,但是你就是能感受到這批學生的心不在焉,而在電腦屏幕後方的老師們,也都是充滿著愛莫能助的無奈感。

  今年雖然比較好了,大家都可以回來學校上課。但是課堂上的師生們,還是隔著那層薄薄的口罩,心與心之間其實還是有著那道小小的距離。而且,很多學生其實都反應跟不上學習進度,因為去年他們在家裡的網上學習真的是過得太爽、太舒服了。這幾個星期,為了替這批高二學生們上緊發條,我看到部門的老師們真的是抓緊時間,就是要找這些同學們補課,希望可以幫他們複習三月統測的考試範圍。

  「你們組幫我確定一節五十分鐘的補課,每週固定,我們有很多內容需要反饋和講解,請同學們向組長們確定時間。

  一位老師,在學生群組裡發出了上述這條簡訊。結果,你覺得同學們會如何反應呢?

  「謝謝老師,老師辛苦了。

  不,你想太多了。如果學生們如此上進、有愛心,那老師真的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工作了。

  我剛好也在群組裡面,看到更多的回復是:

  「我不能,這天有補習。

  「這個空檔我沒有空。

  「這個時間我已經可以放學回家了,不想留下來。

  看到內容如此的簡訊一直彈出,我倒抽了一口氣。

  老師找時間為學生補課,其實不是一種義務,更沒有收取額外的津貼和費用。補課,其實都是自發性、義務性,而且勞心勞力更勞神。如果你教的科目,學生來自各個班級,那麼補課的時間,真的是需要大家互相配合了。但是現在的學生,真的是自我意識強烈,認為「我的時間最寶貴」、「我有空,大家應該配合我的時間才行」。

  有些同學更厲害,如此回复:

  「老師,你星期三早點來學校啦,我們在上課前來參加你的補課。

  「老師,星期六我有空,你星期六再來讓我們參加補課。

  「老師,補課的時候,你記得用Zoom Record,我有空才在家裡听就好。

  再三討論之後,這位老師終於訂下了一個時間點,讓同學們可以來一起參加補課。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可以圓滿落幕。結果隔天三位小朋友就來找這位老師「懇談」,他們的言行舉止是不會到沒有禮貌的地步,只是他們的問題基本上就是圍繞著為什麼補課的時段不能配合他們有空的時間。

  同學們以禮貌的起手式開始,「老師,我們想跟找您談談……」,照理說他們並沒有做錯,因為他們沒有逃避,而是選擇面對問題,尋找解決的方法。但他們的出發點,卻只是以自我以中心,呈現了一種「有禮貌地沒禮貌」行為。

  對此,我真的是有點難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