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最後一課不是最後一刻◎李俊賢

三十/而立 | 若最後一課不是最後一刻

  最近在翻找資料時,看到本地中學高級華文中二(上)的課本,其中第四課課文《再見,語文課》特別打動了我。

  課文主要記敘了陳小允這位小朋友學習中文的態度的變化。這位小朋友常常默寫不及格,上課偷偷畫漫畫,有時又閉著眼睛打瞌睡。後來在他的語文老師——張老師的幫助下,透過鼓勵、獎賞等方法,慢慢使他開始愛上中文,甚至努力學習。最後,這位小朋友在移民之前,對老師、同學和語文課都感到依依不捨,心裡不由得一陣難過,甚至因為感嘆「唉,語文課,在我剛剛愛上你時,卻要離開你了」而抑制不住,哭了起來。

  在當了老師之後,尤其是語文課的老師,對這篇課文特別有感觸,因為我們每天在教室裡都遇到許多「陳小允」。過去幾年,在初院都是在教導H1華文,而修讀H1華文的學生,在中學都沒有修過讀高級華文,所以是在語文程度上可以說是比較吃虧,再加上他們的學習動機比較不積極,畢竟現實的考試計分制度似乎暗示著一個訊息:「只要考及格就可以了,成績好壞並不重要」。

  課文中的「陳小允」還是比較可愛友善的,在老師點名問問題回答不出來的時候,還會「漲紅了臉,尷尬地站著,臉上一陣陣發燒。」我自己遇到過的「陳小允」也只是比較「紅毛派」,頂多只是喜歡用英文回答問題,但是學習態度還算良好的,偶爾只是會調皮的抱怨:「老師, why Chinese is so difficult ?」但是有些老師卻沒有這麼幸運,他們遇到的「陳小允」有些不僅不重視學習華文,有些還會缺課、頂嘴等,關於這些態度惡劣的「陳小允」事蹟我也偶有所聞。

  我是幸運的,我常對自己說。因為與H1學生的相處時間只有短短一年,正確來說,可能扣除掉高一新生入學後的迎新活動,以及各個假期和考試,可能真正相處的時間只有短短的七個月。而在這七個月的時間,極有可能是這批學生人生中的最後一段華文課。我們這些授課的老師們,任重而道遠啊!

  在課堂上我堅信要對自己負責,也要對學生們負責。除了要教完各項教學進度以外,還要幫學生備考。在千頭萬緒中,我們還要與許多「陳小允」交手,軟硬兼施,並且盡量讓每趟課都生動有趣,勾起他們的學習動機。除了希望他們可以帶走漂亮成績以外,更希望這些學生擁有美好的課堂回憶。

  每回年底的最後一堂華文課,除了總結學習的內容以外,我也會特地稱讚幾位「陳小允」,他們從抗拒學習華文到自動自發要求更多練習,當我看到這幾位「陳小允」上課都很快樂時,我知道他們也感受到了學習華文的樂趣。

  去年在課堂總結時,我與同學們分享了梁文福老師的《再多一下下》中的一段文字:我們永不知道,什麼時刻,會成為我們使用、學習、教導母語的最後一刻,所以應該把每一課,都當作「最後一刻」。

  而我希望,老師與你們的最後一課,將不會是你們學習華文的最後一刻。我真心這麼認為。

________

【推薦閱讀:穿校服的老師◎小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