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月餅時的雜想◎任駿之

水餃與拿鐵的思考程敘 | 吃月餅時的雜想

  上個月,中秋節之前,朋友送了我兩顆她自己做的月餅:巧克力伯爵茶冰皮月餅。

  「巧克力」、「伯爵茶」、「冰皮」和「月餅」。這個組合,若在我小時候出現,簡直匪夷所思。

  小時候,月餅多麼單純,它的主題不是多元精彩的口味選擇,而是「傳統」。它與「古代中國」、「華人文化」,以及「嫦娥奔月」和「把字條藏在餅裡傳遞起義的訊息」這類古老傳說息息相關。中秋節時吃月餅,感受到的是一種沈浸在「傳統」裡的狀態。手裡拿著月餅,眼睛望著月亮,看裡面到底有沒有嫦娥和玉兔,然後大家進入一種集體催眠的狀態,看著朦朧的月球表面陰影,相信那就是嫦娥或玉兔的身影。然後再拿起下一塊月餅,放入口中,懷疑自己剛才相信的事,再看一次,再相信,再懷疑……

  是不是我們不再相信這種「懷疑」了?因為漸漸地,我們不再在月球上面尋找嫦娥和玉兔所標識的「傳統」。「遙遠」的「神話和想像」,比不上「親近」的「現代視覺效果」。月餅包裝盒上有著各種各樣的嫦娥、玉兔和月亮的模樣。拿在手上,馬上就有。可愛的,典雅的,有古色古香的,也有現代時尚的。自行選擇,悉隨尊便。

  這種演變也許是必然的。「傳統」如此地一成不變,月球的陰影看久了誰都會膩。要「立竿見影」的效果,當然要即時觸動神經的精美設計。口味也一樣。「熟悉」的老味道也要讓出位子給「新鮮」的創意點子。「古老中國」融合在地口味或食材,抑或結合西方甜點的風格,創造出對老一輩來說「四不像」的月餅。但是,無論味道如何,「話題性」已經是一個肯定的結果。「很搭!」「很怪!」「不錯喔~」⋯⋯等等,都是需要經過一個「口味的互文性」才會產生。

  換言之,精彩多樣的口味和包裝,為外型和藹、毫無「攻擊性」的月餅帶來「刺激」的個性。

  也許這是一個需要「刺激」的時代,也是一個屬於「自主」的時代。人人都想從傳統的權威中奪取話語權,發表「詮釋傳統」的自主創作。尋求新鮮嘗試也許是一種反對威權的心情。但或許也可以問問自己:月餅種類的多元發展,反映的是越發高漲的自主追求,還是商業運作操縱的慾望?月餅的意義又是什麼?是華人文化的一大節日-中秋節-的主題食物,還是中秋節能夠繼續存在的理由?(就像中秋節的其中一種英文名字「Mooncake Festival」直接了當稱此節日為「月餅節」。)

  我忽然想到一個點子:誰能夠為月餅創造出「月亮的味道」?這會不會是一種「終極」的月餅?

  同時我也在懷疑,為什麼粽子的創意走得那麼慢?(但其實我心裡在竊喜,因為我就是那種會說「拜託不要再搞什麼創意了」的老一輩。)

___________

推薦【Per Se 手工小誌】(限量50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