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裡的鲜◎紀佳慧

水餃與拿鐵的思考程敘 | 記憶裡的鲜味

  點茶是唐宋時期的一種沏茶方法,後來衍生為日本的抹茶道。

  記得中三那年,有幸觀摩了新加坡日本協會舉辦的日本茶道文化課,親手泡了一杯茶。當天跪了兩小時,雙腿已失去知覺,卻仍用盡心力,小心翼翼地揮舞著茶筅,絲毫不敢馬虎。

   手腕得掂量好力度旋攪,直至表面浮現出均勻細緻的茶沫。抹茶不加奶,但經過打泡的步驟,茶的顏色應呈現像嫩葉初芽的綠色。喝上自己的作品前,還得跟著師傅把茶碗放在手心裡轉上三圈以示莊重尊敬。最後,才氣定神閒、安然自若地喝上這一口茶。只能說,喝一口以傳統方式泡製的抹茶,豈只是品一口茶的「清苦」。

  這個味道在腦海裡擱淺、縈繞了很久,直到最近許多抹茶館如雨後春筍般,開了一家接一家。本沒有抱著太大的期望,走進了這家富有禪風的「一期一會」HVALA抹茶館。餐牌上標示出好幾種抹茶,說會現場打泡,於是我旋即就點了一碗。回憶起自己當年泡製抹茶的心酸,所以就帶有點虔誠崇敬藝術的心態,格外珍惜地捧著這碗濃濃的淺綠色抹茶。

   先是嘴唇碰到綿綿的泡沫,再接觸到茶,溫熱適度中庸不燙口。在五味以外,日本提出了「第六味」,在品嚐著一杯茶時,初初是苦,下喉之後呈現出來的是難以形容的「鮮」,有種大海的味道——至少對我來說,這就是傳說中的第六味:Unami(鮮味)。

   其實,打泡抹茶不是多數人以為的一味苦澀,而是savoury、回甘的。相信是在打泡時,抹茶粉和空氣產生了微妙的化學作用,提煉出來茶的另一種層次和生存狀態。

   在HVALA的每間分店,都掛著一幅「一期一會」的書法。「一期一會」是常見於日本茶道的一句成語。畢竟手作泡製的抹茶,每一碗都不一樣,每次喝茶的心境也有所不同,因此顧名思義。我想,店主許是想通過茶道的禮義,表現一闕難得的「相會」,一種無法復刻的「當下」,代表著主人與客人之間的微妙關係和緣分,並珍惜眼前人與茶、人與人獨一無二的相遇。

Hvala (CHIJMES Singapore)
30 Victoria St, Singapore 187996
https://fb.com/HvalaSingap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