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sam

咖啡敘事◎Sam Kee

新文潮 網店

水餃與拿鐵的思考程敘 | 咖啡敘事

  Narrative Coffee Stand位於百勝樓一樓,就在國家圖書館旁邊,是一間不起眼的小舖子。門面採用落地玻璃,明亮通透,面向培英街小路,不易被人發現。

  它的店名吸引了我,它想說的narrative(故事)又是什麼呢?百勝樓舊名為「書城」,是當時六〇到八〇年代「文青」的最佳hang out,是愛書人的天堂。隨時代變遷,爾後才成為了二手書收藏家的寶地。百勝樓無疑是一棟充滿「故事」的地方,而Narrative Coffee Stand 是因此而得名嗎?

  對Narrative的好奇,也因長期來,幾乎沒看到任何咖啡館進軍。畢竟「咖啡館風潮」已歷經幾波,卻不見退潮。

  首次發現Narrative時已過傍晚六點,看店員們好像已經在收拾東西,準備打烊。裡面有一位稍微年長的barista(咖啡師)向我們招手說,「沒關係的,進來吧」。他們的盛情讓我有點不知所措,卻也小小感動。就這樣,我記住了這間店。

  某日,為了到國圖戲劇中心看演出,所以拿了半天假,才難得趕得上它們weekday的營業時間。想說,終於能享受這片刻的寧靜了。點了冰拿鐵,發現他們還有自家做的蛋糕:cheesecake, chocolate brownie, orange pound cake等,一一陳列眼前。沒看見先前那位熱情的大叔,今天換了個較年輕的小伙子。小伙子推薦說orange pound cake最後一片了,我卻選中了一個「no-bake peanut butter chocolate 『cake』」。其實,它就是一塊掌心大小的四方磚塊 。我非常愛花生醬及與花生有關的甜點小吃,so this is a no-brainer,無需思索的選擇。

  不負期望,花生醬的部分很黏稠,像圓了小時候想舔完一整罐花生醬的夢。巧克力用湯匙敲一下,堅硬厚實,可咬下去便開始慢化,化開的速度得宜,不會令人不知所措。滿口很香很濃稠的兩種豆味,回環遊蕩。也許是花生巧克力的鹹味,讓咖啡豆烘培出來的苦味裡,夾雜了微微的鹹味。再後來,去Narrative再點拿鐵時,鹹味自然消失了,呈現出的是淺淺地烘培咖啡豆的滋味。

  單喝拿鐵,喝出的是淡淡的淺烘培味;我還是喜歡帶點苦的咖啡,像有炒得邊邊有一點焦了的河粉的「鍋氣」。

  Narrative 空間裡的桌椅設備都矮矮的,給客人的長凳都是靠牆的,位子不多;店面雖不大,但感覺寬敞舒適。也許因為這樣一目了然,所以覺得這空間很親切,很貼近咖啡師傅們。咖啡師工作的區塊佔總面積的一半,給我的感覺是他們重視製作過程和品質,而不是一味地填滿所有能坐人賺錢的空間。

  這回,我選擇了一個角頭,更靠近店外的走廊。桌邊置放了棉花插瓶、白色瓷器(裡面是白糖),隔著玻璃看著眼前的國圖和不怎麼匆忙的人們,可讓人調適、放鬆心情。書店、圖書館、咖啡館……我想,都是在慌忙節奏的城市裡,難得尋獲的喘息空間。


較新的貼文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