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童話都是騙人的◎紀佳慧

水餃與拿鐵的思考程敘 | 秋天的童話都是騙人的

  最後一次到韓國首爾玩,已是廿年前的事了。近十年來,從朋友口中得知韓國和首爾有了很大的變化,偶爾也從韓劇裡觀察到韓國文化的變遷,特別是年輕人的流行趨勢等——尤其發現現在首爾遍地都是咖啡館。我常興奮地向公司裡很多90後的哈韓美眉們詢問:

  「我太久沒到韓國玩了,現在那裡都有什麼好玩的?」

  但很多時候,她們的回答,以及對韓國毫無理智的「瘋狂熱愛」都讓我無解:

  「……就是到處可以拍照……街上有很多咖啡廳,很有『風格』 ⋯⋯」

  當我繼續追問什麼風格時,她們卻無法解釋,只說:

  「……很酷……maybe有工业风格……很潮……」

  看來,她們也好像對咖啡館美食沒什麼了解、沒什麼要求,只會說 「It looks good……」。

  所以,外表看起來好看就好了嗎?

  據說,「咖啡館」是在七〇年代,通過即溶咖啡和奶精,與「茶室」一起被引進韓國的;八〇年代,研磨咖啡開始盛行;九〇年代,西方的咖啡連鎖店紛紛進軍韓國,帶動了當地獨立咖啡館如雨後春筍般地湧現,形成今日的風潮,也建立起獨特的「韓式咖啡館」風格。

  最近引起我注意的是一家開在新加坡商業區的很夢幻、像秋天的童話的韓式咖啡館 Kreams。坐落於古色古香、擁有英國殖民歷史風格的Maxwell Chambers中。除了「夢幻」,我也是衝著他們自稱主打「昇華版」的「正宗」Dalgona 咖啡。這款咖啡就是疫情時期風靡一時的400次咖啡。不過你知道嗎?原來大家熟悉的Dalgona焦糖泡沫咖啡其實源自與澳門,主要是因為韓國演员丁一宇在澳門一家咖啡館喝到了這一款飲料,發現味道就像小時候學校旁邊販賣的韓式傳統焦糖饼Dalgona,經過在美食綜藝節目的介紹才一炮而紅的。

  到訪這裡之前已在Instagram上看到不少來打卡的客人與一片茂密的楓葉合影,視覺上充滿浪漫感覺。我帶著滿心期待造訪,走進去時,咖啡香撲鼻而來,但眼前的天花板光禿禿的。「茂密和浪漫的楓葉呢?」頓時間被挫敗感襲擊。也感嘆年輕美眉們拍照抓角度的絕佳技能。

  接著,我點的「昇華版」Dalgona 咖啡來了。上面灑滿了一塊塊敲碎了的韓式傳統小吃——焦糖餅乾,或椪糖,看似有模有樣。當下對它有些許期待,畢竟是韓國懷舊零食的代表。焦糖燒餅是用白糖、水、蘇打粉製成後,用小火煮到發泡,再加入蘇打粉攪拌到鬆軟为止,然後風乾。簡單的零食,但如果火候掌握得不好,燒餅就會燒焦,變得太苦或太硬。

  Kreams的焦糖燒餅帶有一點焦味,咬下去是香脆的,還有點甜味竄奪而出。 我想,無論是哪一國的小朋友童年記憶裡的零食大概都是這樣甜滋滋的吧。但咖啡的部分實在令人大跌眼鏡——是即溶咖啡泡出來的嗎?根本喝不出任何咖啡豆或espresso shots應有的香醇,只有一般超市販賣的即溶咖啡跑出來那種甜甜的、化學咖啡精的味道。

  焦糖燒餅慢慢地溶進這「咖啡」裡,但也無法給它加分,因為這「咖啡」本身的甜度已獨霸了我味蕾所有的感知。此時,我嘗試替它找一個理由——興許是他們家的Dalgona咖啡就是要營造一種感覺「廉價」的童年回憶,讓人回味那個「即使是即溶咖啡就已經很幸福」的年代。好,那我再試另一款咖啡——韓國人愛喝的冰美式。結果,來了一杯加了冰的「苦水」。怎麼可能?這咖啡也太稀了吧。我霎時無言以對。

  那麼甜點如何?我點了一份這裡主打的司康烤餅(scone)和千層抹茶蛋糕。店員用了高雅的花邊陶瓷碟子,把蛋糕和司康分別端到了我面前。一看,蛋糕好像已承受不起身上的千層,被新加坡炎熱的夏天溶成了一團奶油,眼看就快要塌陷了。用小叉子切了一口放進嘴裡,全然是一團沒味道的濃膩奶油。沒吃兩口,立馬就決定放棄了。而且這是一份價錢偏高的蛋糕,會不會有點「欺人」太甚了。還有那很乾很乾的司康,我很勉強地把它吃完。它……同樣讓我「無話可說」。

  回想起那兩杯飲料和兩份甜點,我的腦海不斷地浮現出一些問題:難道韓國文化只剩下對光鲜亮麗外表的追求?內涵和品質呢?抑或,這只是唯利是圖的商人對韓國文化的膚淺詮釋與消費?又或者,它有一些無法被出口或移植的元素,導致我眼前和口中的不倫不類?這裡有哈韓的讀者嗎?誰能告訴我「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