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sam

溫室裡的咖啡客◎紀佳慧

水餃與拿鐵的思考程敘 | 溫室裡的咖啡客

  二〇一七年,經過赞美广场(Chijmes)時,在走廊與走廊之間的草坪上,無意間發現了一棟以大片玻璃落地窗打造的貨櫃屋。四四方方的玻璃屋,置身於富有殖民地色彩的Chijmes建筑群裡本應倍顯突兀,但其光亮透明的花房主題與其環境,如同是鑲嵌在其中,看似「不協調」,卻又相映成趣,彼此襯托。

  聞之,才獲知當時創店的老闆(之一)對其室內設計與裝潢,已然十分有概念。店內主要陳設,以北歐木製家具為主呈現出簡約風,同時又以綠色植物烘托出木的自然存在,讓顧客有種貼近北歐、貼近自然的心曠神怡之感。老闆也尋來了植物藝術家Mossingarden合作設計室內盆栽——也常和不同的藝術家合作,在店內擺置並售賣畫作或卡片等。

  於二〇一八年,這棟原本獨立的Glasshouse: Specialty Coffee and Toast Bar(簡譯為「玻璃屋」)正式遷入Chijmes的店鋪空間,即便如此,仍不失其原有「溫室花房」特色。歷時兩年的光景,咖啡館的經營團隊也有過更動,即便如此,玻璃屋仍然高朋滿座,客似雲來從不間斷。這裡的咖啡師無論是煮咖啡、沖咖啡、拉花、燒水時都十分嚴肅謹慎,惹得我也有點戰戰兢兢。

  店主選擇咖啡豆非常講究,店家也會定時更換咖啡豆;每回光顧都能品嚐到不同風味的拿鐵。雖說,玻璃屋的咖啡口味偏濃,卻含帶果香,不苦不澀。

  我喜歡他們店內牆壁上只掛著一份極簡的黑白餐牌:Black(黑), White(白), Filter(手沖), Cold Brew(冷萃)。白天和週末也會供應小點心,如可頌,小蛋糕,還有文青最愛的牛油果、西式三文魚吐司等。想吃吐司可要趁早,一般未到傍晚便已售罄,而姍姍來遲的慕名者,可要期待落空了。

  玻璃屋適合好友小聚閒聊,卻不適合寫作閱讀。畢竟空間小,鄰桌者、搭台著,咖啡器材的聲音環繞著這個小空間裡,不容易專注做事。故平日相約好友來訪,也不會久坐,只是純粹聊天,品嚐當日的咖啡——放下手邊的一切工作與事物,就全然放鬆自己的心情,將疲乏不堪的身體沉浸在咖啡香中,鬆懈下來。

  這間「溫室花房」呵護栽培的不僅僅是漂亮的植物花草,也呵護那些想要逃離烈日炎炎的城市人,躲進這一隅小天地,回到翠綠盎然的懷抱中。玻璃屋就像是鬧市裡的綠洲,在擾攘中,隔著這片玻璃享受著暖陽,享受在忙碌中還能被呵護的感覺——不流汗,不急促,不煩躁。

  話說回來,相對於滿屋的綠意,或許,我們才是這溫室裡的嬌花。

__________

【推薦閱讀:廚房◎吉本芭娜娜】


較舊的貼文 較新的貼文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