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x-sam

尋找一位朋友◎任駿之

水餃與拿鐵的思考程敘 | 尋找一位朋友

  刷著臉書裡的相冊,看到這張老照片。照片裡的那杯拿鐵,是一切的開始。

  是它讓我第一次體會到,咖啡可以有苦澀以外的味道。也是它讓我第一次見識到,打開門做生意,可以這麼有個性。這對當時剛踏入社會不久的我來說,是大開眼界的一件事。

  這是現在在「咖啡界」大有名氣的Papa Palheta還是一家躲在後巷、不起眼的小店的時候的事情。當時的它,嚴格來說不是一家咖啡館,它是一間賣咖啡豆的店,然後「順便」在旁邊擺放一些座位,「順便」泡一泡當天供應的咖啡給「識貨」的人品嚐。

  不過他們「順便」得並不馬虎。在狹窄的老店後院經營出一個清幽的空間,完全感受不到就在不遠處的大街的嘈雜。風格參差的桌椅傢俱,似乎都是隨著不同時間的需要和主人的心情而逐漸添加,有機、隨性,彷彿到一個老朋友的家作客般溫暖。

  這裡也沒有菜單和價目表。要喝什麼需要先跟咖啡師「聊」,這個豆那個豆、這個國家那個地區……付錢時自行隨意把錢丟到罐子裡。我已經忘了當時我這個「咖啡盲」是如何跟咖啡師「聊」出那一杯拿鐵,但它就是讓我對咖啡徹底改觀的一杯拿鐵。

  因為,它是鹹的。

  真的,不知道為什麼,這杯「加了牛奶、表面有一層軟綿泡泡的咖啡」,入口時是鹹的。不是鹽巴的鹹,而是像發酵得很好的醬清的香醇。真的太妙了。它沒有印象中咖啡那種令人難受的酸澀。這杯拿鐵,入口時的溫度、厚度、柔軟度,彷彿溫柔地擁抱著口腔。香味從口中散發至身體四周,細緻地包圍著我。那鹹味更是重要,它中和了咖啡那股鮮明強烈的霸氣,回到和藹可親的草根階級,好似身邊一個親近的朋友。它不急於宣示身份,它願意靜靜等待、聆聽和陪伴。

  直至今天,我到哪裡都點拿鐵。我依然不想忘記當初結交這位朋友的情境。Papa Palheta已從後巷小店擴張成為咖啡界龍頭,我也找不回那「沒有價目表、隨意付費」的溫暖,以及那份帶有鹹味的和藹可親。但我還是希望繼續尋找,期待哪一杯拿鐵可以帶來似曾相識的感覺,在商業社會裡依然可以感覺到些許的人情味。


較舊的貼文 較新的貼文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