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時的雜想◎任駿之

水餃與拿鐵的思考程敘 | 疫情時的雜想

  今天到樓下咖啡店打包午餐的時候,人潮異常稀少,幾乎於「零」。然後馬上想到:今天是麥當勞恢復營業的日子。、

  當然,我沒有去調查是否真的是麥當勞搶走了大家的生意。不過,有點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麥當勞在昨天宣布「我們回來了」之後,我沒有看到社交媒體上出現我預想中的洗版狀況。

  有人曾比喻麥當勞為「國民廚房」。難道,這光環已不在了?今天,大家真的都移情別戀到泡泡茶那去了?記得那天,當局宣布泡泡茶店在過了當晚午夜後將不准營業時,那是全島轟動,竭力搶購「最後的泡泡茶」的。然後就是大媒體、小媒體、自媒體紛紛推出「如何通過其它方式訂購泡泡茶」的指南,以及分享「珍珠」的製作方法等等,幫助大家度過「難關」。真正是 #sgunitedforbbt。

  「民以食為天」,這句話其實我也覺得老套。

  商業城市裡物質生活富裕的我們,需要獲得滿足的區塊太多了,哪裡只是「吃」這一塊呢。至少最近我們都忽然發現,衛生紙也是人類的首要必需品。不過在「阻斷」的這段時間裡面,在社交媒體上跟「食物」-尤其是「自製食物」-有關的帖是增加了。之前,有「四百次咖啡」,還有大家開始分享自家食譜(其實主要以分享完成品的照片居多),效果可以是「撫慰被困在家鬱悶的心」,也可以是「嫉妒死吃不到的人」。窩在家裡,廚房作為一個可以進行創作的地方,看來是很多人的首選。

  自己不煮的話,還可以叫外賣。不知道提供外賣服務的公司是不是真的賺翻了?或其實只是叫外賣的客人從辦公室聚集的地區轉移到住宅區而已,總量並沒有增加?上面提到的泡泡茶,就是靠外賣拯救了它。雖然專賣店關了,但作為餐廳裡的餐點的搭配飲料是被允許存在的。所以,這就是粉絲們能夠喝到泡泡茶的途徑了。主餐是其次,重點是那杯泡泡茶啊

  看來,我說「物質富裕的城市生活」應該是沒有說錯。無論疫情如何水深火熱,每個人也總是能夠找到方式,滿足自己的慾望。我也不知道這樣說是褒還是貶。我應該說幸運嗎?記得疫情開始時,我心裡真有如臨大敵的感覺,不是我自己而已,而是整個社會、全世界、全人類。我一直在想:總算輪到我們了,上一輩人口中的「戰爭、逃難、吃樹皮」的大時代,我們這一輩還是躲避不了。但我們現在還有泡泡茶和麥當勞可以大吃特吃,還要爭論中藥重要還是冰淇淋比較重要。(冰淇淋確實比中藥好吃。)我好像在調侃,不過我應該也是真的希望,可以這樣幸運下去。大時代,太可怕了。

  但這是屬於科技的大時代,這一點應該是無庸置疑的。雖然現在大家無法相聚,但科技至少能夠在某些層面把人與人聯繫起來,因此孤獨感會減少一點。我已經參加了至少兩次包含「聚餐」在內的視訊聚會。在鏡頭前跟螢幕上一個個與會者的畫面乾杯,捧著自己那盤食物對著鏡頭說「三二一,笑」然後按print screen(截圖)來拍大合照。

  科技鉅子Google說要員工在家上班到明年。這真的是新常態了嗎?我們真的不能,還是不需要,真實的聚會了嗎?這個問題,在劇場和表演藝術界是生死攸關的課題。「聚會」一直以來是劇場的核心。但疫情開始後,當局馬上趁勢強推「文化藝術數碼化」,於是,劇場裡的「真實」與「虛擬」的對抗或對比,立即變得迫在眉睫。

  Okay,回來談食物。我是想說,有沒有人想過,有沒有可能我們不再需要餐廳?就像劇場不再需要聚會那樣?吃東西,就只有自己煮或叫外賣,然後用視訊和家人朋友聚餐。很荒謬嗎?可能沒有聚會的劇場也一樣荒謬?

(照片:紀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