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而不實◎司徒畢

瘋之谷 | 華而不實

  最近,看到一項調查顯示,许多新加坡人對於華語的掌握,相當有自信,認為自己的華語說得相當流利。由於大選在即,當局更是把候選人一口「流利」(標準不明)的華語當成賣點。欸?不是說新加坡雙語政策很成功嗎?既然成功,中英語流利應該是基本要求,而不是什麼特殊的賣點啊。更扯的是,其中一位異族同胞,華語說得比本來就是華人的候選人更「流利」。說到這裡,我是該鼓掌叫好呢?還是拍案叫絕好呢?原來,我們對政治人物的要求已經低到講一口流利華語就是賣點了?

  在小紅點裡,什麼都講究經濟效益,好像什麽東西只要跟經濟無關,連作為談資的資格都沒有。當然,華文也不例外。多年前,面對著華文程度每況愈下的窘境,大家一直都在自我安慰,不用怕,只要中國崛起,到時候,大家就會一窩蜂去學習華文。因此,有好長的一段時期,什麼商業華語,商用中文的課程都成了香餑餑,大賺特賺。

  近來,中美貿易關係緊張起來了,中國經濟也漸漸下滑了,打擊不可謂不大。欸?是不是說,有朝一日中國經濟真的垮下來,我們就要踩煞車,放棄學習華文。那印度經濟雄起,我們又是不是要立刻去學淡米爾文、或興都語?

  這麽多年來,本地大學裡,不斷有選科熱潮。從來就不缺人搶著當律師,因為傳統印象中,律師一定賺大錢。不要唱高調說當律師的是為了維持法律公正。敢保證,如果律師起薪只有兩千塊,國大法學院應該很快關門。

  如果不是教書起薪高,每年會有這麽多人去教書?當然薪水只是其次,瘋子就見過不少人教了不到一、兩年,就紛紛興起「約滿離職」的念頭。不是說人口老化,生育率下降嗎?如果不是多人走,教育部每年還要請這麽多老師幹嘛?不是潑冷水,就這麽巧,瘋子當年的同窗中,幾乎有四分之三是當教師的,而其中有接近一半,已經掉隊離職了。

  說好的教學熱誠呢?

一句話:熱脹冷縮。什麼事情熱了,都會有冷卻的一天,等你教了(尤其是華文)三年以上,再回頭看看,還有熱誠的話,來,瘋子為你鼓掌。很多時候,大家還暗暗地抱著一個觀念:「Those who can’t do,teach!」表面上歌頌什麼為人師表多偉大,但是問你,尊敬教師,還是尊敬百萬小販,答案不言而喻。

  還有就是會計熱潮(科普帖:這個「會」字讀「快」,不要再讀錯字了)。瘋子那個年代,身邊的人都要讀會計,好像不讀會計就會發不了財。實際上,會計這種無聊透頂的工作,如果沒有錢支撐,還真的很難幹下去。我還真沒遇過對會計真正有熱誠的人。結果,後來市場上曾經一度出現會計過剩。還好,小島國是個金錢掛帥的社會,整天對著數字帳目的會計們,絕對不愁沒工作。

  之後,就有醫生、牙醫潮,懸壺濟世的高調,從來不缺捧場客!不是不相信有醫者仁心這回事,但是看著日高日日高的醫藥費,濟世為懷這樣的濫調,會被人恥笑的。什麼醫療保健、醫療保險,頗具規模的醫療設施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儼然成了一門大生意了,不信?看看分成三六九等的醫療設施就好,說得好聽是有效分配資源,講的實際一點,還不是為了賺錢。

  最後,就輪到了華文了,大家看到學華文熱了嗎?從「精明」地投資蘇州工業園,到如今的天津科技園,中國的經濟豈止一日千裡?蘇州工業園已經成立多少年了?結果,中國經濟發展、崛起了,小島國的華文呢?如今,唯一熱的,是華文補習中心,常常為了學生低落到不像話的華文水平,準備在會考中亡羊補牢。

  曾經是我國的華文重鎮——國大中文系,到如今,收生都跌到十個以下了,說是慘淡經營,也不為過吧。猶記得瘋子還在國大的日子,有一門選修課傳說非常熱門,那就是《紅樓夢》。一堂課開出來,曾經爆滿超額。但是,很慚愧,到了瘋子那一屆,《紅樓夢》只有七個人報名。瘋子還和其他六個不知好歹的傻瓜四處拉人讀《紅樓》,結果得到的是……

  「不要啦,X老師很會罵人的……」

  「不要啦,《紅樓》很難Score的……」

  「不要啦,《紅樓》我沒興趣……」

  想想,連對華文最有興趣的中文系榮譽班的準畢業生都對《紅樓夢》沒興趣,這年頭誰還會對《紅樓夢》有興趣?

  你說,華文文學作品裡又不是只有《紅樓夢》,為什麽學中文一定要看《紅樓夢》?也對啦,曾幾何時,古典文學已經成為人人都聽過,但是人人沒看過的著作。古典的定義大概只剩下,古時候的東西,只懂一點點就夠了。 真是千紅一窟,萬艷同杯……

  更可悲的是,現在只要看到華文程度稍微好一丁點兒,聽到中文說得稍微流利一些些的人,大家就會異口同聲地問:你哪裡來的?懷疑你究竟是不是小島國上土生土長的小島國民?更可怕的是,現在幾乎到了十猜九中的地步。華文程度稍好的,十之八九,要不就是內地來的,要不就是鄰國來的。不信?屢試不爽。

  在本地,華文是不是一定要和經濟掛鉤才有生存下去的勇氣?在唱高調了,是不是?很老土了,是不是?語文是文化,是生活,不是錢可以堆砌出來的。為什麽這麽多年,小島國還是被人認為沒文化?什麽沒文化?我們不是有濱海藝術中心嗎?我們不是有國家美術館嗎?我們不是有華族文化中心嗎?去問問,小島國上,除了每年大砸錢的華藝節,有多少以華文文化的藝術團體能在濱海藝術中心表演?直到現在,濱海藝術中心還是和她的外形一樣,像只蒼蠅一樣亂竄,仍在藝術世界裡尋找自己的定位!什麼周x倫、蔡依x、五x天、防x少年團,來小島國圈錢,場場爆滿!來自美國的歌舞劇、音樂劇,加場又加場,也是場場爆滿!

  瘋子朋友的華族舞蹈團體,卻慘到一場只為十來個人表演,表演的人數比觀眾還多,而且還要是免費的。文化?是笑話吧?誰不知道媽媽是女人,早在三、四十年前,小島國就已經是文化沙漠了,我們到底還要沙漠多久。

  我們還有講華語運動呢?說真的,說這句話的,我想問,我們還要自「瀆」到幾時。從一九七九年到現在,四十年出頭了。難道要等到華文像街頭大戲一樣,落寞到要唱給鬼聽,事實上,現在大概連鬼都不聽了。

  是不是學幾句商業華文,撂幾句「貿易反差」、「國民生產總值」就代表你是精華?難道念中文系的都要到中國做生意嗎?那商科生要幹嘛?去問問那些小弟弟、小妹妹們,為什麼要學華文,十之八九都會驕傲地告訴你,因為中國崛起。是喔,學好了華文,就能到中國做生意,混出個人模人樣。真正在中國做生意的商賈會竊笑不止。不要以為人家幾句「哎唷,你的普通話講得挺好的⋯⋯」就在那裡沾沾自喜。人家話語裡是諷還是刺,搞清楚再說吧。

  所以說,拿語文和經濟掛鉤?

  別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