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不)行◎司徒畢

瘋之谷 | 旅(不)行 

  旅行,大概是現代社會裡最overrated的詞語之一。當然,我不否定旅行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義。有人把人生當成一場旅行;也有人把旅行當成自己的人生。每個人的身邊總會有這麼一群人,每逢假期必旅行,假期幾乎和旅行畫上等號。相信大家也都曾聽過這群旅行一族浮誇地嚷著「假期不旅行會死」或者「不旅行,毋寧死」之類的話……

  誰也沒想到會有那麼一天,人類會如此「寸步難行」。從來沒人想像過會有任何事物能阻止全球化的大浪潮,截斷了人們旅行的步伐。就那麼小小一株病毒,就把過去數十年來的全球化大浪,拍死在沙灘上。

  新加坡在這半個世紀裡,苦心經營,成為了全球最國際化的城市之一。隨著經濟能力的提升,多少國民把旅行當成了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島國很小,地方不多,景色不美,景點乏味。儘管這個城市在硬件上不斷提升,基礎設施日新月異,但是在這島國上,幾乎見不到多少原生建築。多年來,小島奉行的是實用主義,該拆的絕不會留,就算留了,也不過是徒有軀殼,毫無靈魂的鋼筋水泥。軟件上不斷拉拔,卻始終收效甚微,直到今天,人們還是認為藝術家是城市裡的「non-essential」(指非必要行業,見新加坡《海峽時報》2020614日),小島上的人文水平有限可見一般。因此,島上過人常常認為外國月亮比較圓,也就無可厚非了。

  在疫情肆虐的幾個月中,航空業可說是毀於一旦,更把所有愛旅行人的翅膀都打折了——致使全球的飛機場成了停機場。再繁忙、再奢華、再先進的機場,全都成了大白象,每座曾經熙熙攘攘的機場,已成了一座座的空城。以往末日電影中的熟悉場景,成了現實中的噩夢。空蕩蕩的機場,外頭卻停滿了一架架冷冰冰的飛機,猶如有翅難飛的折翼天使的墳場。曾經這一架架的飛機承載了多少人的夢想,飛往自由、飛向自然,如今,只剩固步自封。

  電視劇裡頭曾經讓人艷羨的帥氣機師、迷人空姐、瀟灑空少都在待業中,不少更是加入了失業大軍。本以為本世紀最受威脅的行業是地上行的司機,沒想到卻被航空業人員「截」足先登了一步。

  我們曾經自豪擁有全世界最好用的護照,如今卻毫無用武之地。本地也由於疫情嚴重,也成了不少國家的拒絕往來戶之一。新加坡人也終於感受到「莫道你在選擇人,人亦在選擇你」的窘境當中。旅行成了不少人心中的隱痛,對某些人來說,沒得旅行,彷彿靈魂被掏空。

  但是,也有些人,從新審視了自己的人生。對不少人來說,旅行是一種逃避,逃避生活中的日常,逃避工作上的壓力,為的就是擺脫自己日夜奔忙的束縛。是不是只有旅行才會找回真正的自己?當「旅不行」時,我們該怎麼辦?大家在這段日子裡,彷彿都被丟進了一個城市大牢籠中,去面對自己一直以來在逃避的現實。新加坡真的小,小到有志難伸,有夢難圓。而這旅行夢,真的不知道幾時能圓。

  小島國民也能屈能伸,在這艱難時期,退而求其次,開始在島國上「旅行」,重新認識著花園城市,在熟悉的大街小巷穿梭、吃遍各處美食、接觸本來就在身邊的大自然。於是,大家的社交媒體上,近幾個月來都是新加坡各角落的美照。原來,這小島國的天空也可以很藍、花草也可以燦爛地綻放。

  曾經很愛一句廣告語「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到了今時今日,這句話備受考驗,考驗著人心,到底我們的心能有多大,我們的世界還能多大?這段時間,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趟艱難的旅行,對國家來說更是一程艱苦的修行。考驗著國家的韌性,考驗著惶惶的人心。

  這一程真的很難走,但是不怕,再難走,我們還有彼此。我們好好走下去,相約走出困境,一同繼續尋找旅行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