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u-bi

母親節與勞動節◎司徒畢

新文潮 網店

瘋之谷 | 母親節與勞動節

  從母親節前幾天開始,瘋子家就一直在給小妮子灌輸母親節將至的概念,但這三歲的小小腦袋卻一直走不出沒多久前還是「勞動節」的怪圈,不斷把「母親節快樂」說成是「勞動節快樂」。

  直到母親節當天,一早爬起床,明明前一天已經千叮嚀萬囑咐,要給娘親獻上一句簡簡單單的「母親節快樂」。結果小妮子一睜眼,張嘴就是:「媽媽……(想了想)勞動節快樂!」讓睡眼仍惺忪的娘親啼笑皆非。

  後來想想,其實沒毛病。勞動節英文叫什麼?Labour Day。大家應該很清楚,Labour除了有勞動之意,也有分娩的意思。寬點來說,分娩那一日,就是孩子出生的日子。同時,也是一個女人成為母親的那一日,自然也就等於每個媽媽的Labour Day。

  因此,小妮子意外地將這小小錯誤,一下子上升到了哲學性的層面。

  從孩子出生那一刻開始,讓女人在得到母親這個「頭銜」的同時,也代表了這女人一生無止盡的勞動的開始。不只勞力,還勞心。俗話說得好:養兒一百歲,常憂九十九。

  任何母親從懷胎開始,就一直處在憂慮狀態。除了生理荷爾蒙作祟外,心理上的憂慮就從沒間斷。每分每秒每時每刻,都不斷地在牽腸掛肚當中度過。

  什麼孕娠紋、肌肉鬆弛、盤骨變寬、陰道鬆弛、皮膚暗沈等等一百零一種生理變化,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一生為悅己者容的母親們;擔心孩子發育健全與否,什麼遺傳疾病、生理上心理上的缺陷,從產前一直擔憂到產後,不一而足;更甚者,在出生之後,叫什麼名字、長得好不好看、報讀哪間學校、以後會不會學壞、長大後是否用功讀書、養不養得起自己、會不會跟媳婦或者女婿跑掉等……

  說到底,什麼產前憂鬱症、產後憂鬱症都是偽命題,從卵子受精那一刻開始,憂鬱的種子就註定如影隨形跟隨母親一輩子。

  隨著肚子裡的負重越來越大,體力的付出也隨之加劇。常常聽說生孩子有多痛,什麼十級痛楚,都只停留在字面上而已。瘋子甚至懷疑痛不欲「生」,原來指的並不是痛苦到不想活,而是顧名思義,痛到不想生、不要生。反正身為男人的我們一輩子都無福消受,故此,說再多也只是風涼而已。

  上一代的母親們,常聽到的故事典型,就是母親一年到頭,永遠是家裡最早起,最晚睡的那個。母親其實才是真正的一家之主,老爸們除了賺錢養家,因為典型個性使然,在家裡似乎沒有男人什麼事。平時對孩子的管教,幾乎大部分都來自於母親。什麼呵護備至,無微不至,根本就是傳說。母親單單忙家務事,都已經忙不過來了。現代的所謂母親,還有什麼洗衣機、烘乾機、微波爐、吸塵機之類的。以前的家務,絕對是胼手胝足的人力操作體力活。母親哪裡還有閒情逸致在那裡循循善誘、溫柔敦厚地教導有方。一言不合就開罵,諸事不順就開打,幾乎是我們那輩死囝仔們每天面對的母親常態。

  母親對著孩子是嚴母,每天受著死孩子的悶氣,對著老公卻大都逆來順受。彷彿天下所有的苦,再苦都苦不過母親,也就難怪,從來大家只重視母親節,而鮮少提到父親節。男人在節日這回事,永遠活在母親的陰影當中。當然,這是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父權社會裡的怪現象。

  有一首歌,可說是我們那一輩人指定的母親節主題曲:世上只有媽媽好。先簡單介紹一下這首歌,其實是一九六〇年,香港一部苦情倫理片《苦兒流浪記》的主題曲。不說不知道,這首歌的原唱者正是當年電影裡十一歲的小主人翁,蕭芳芳。蕭芳芳當年的苦情形象楚楚可憐,感動了無數的人,導致這首膾炙人口的歌曲深入民心。後來一代巨星鄧麗君和帽子歌后鳳飛飛都曾經先後翻唱過,讓這首歌曲傳唱至今。但是,我仍然認為這是一首歌詞最被人誤解的歌曲。

  歌詞相當簡單:

  世上只有媽媽好,有媽的孩子像顆寶,
  投進媽媽的懷抱,幸福享不了。

  這麼多年來,大家都認為歌詞裡說的,只要孩子投進媽媽的懷抱,就會有享不完的幸福。但是瘋子覺得歌詞的真義,其實應該是從孩子投進媽媽的懷抱那一刻開始,等待著媽媽的,只有千種苦萬種苦,媽媽永遠都享受不了幸福。

  在許多人的心目中,媽媽和爸爸的地位永遠不對等。無他,每個孩子和母親相處的時間,永遠都比父親多了那十月懷胎。骨肉相連的親密,莫過於此。在這個前提下,大多數的父親們,也只能認了這先天的劣勢。

  二〇二〇年的母親節,因為該死的疫情,很多人都不在父母身邊,瘋子也不例外,僅以此文,獻給瘋子的娘親,還有瘋子娘親的娘親,也就是瘋子的外婆。我外婆不是我娘親的親生母親,但是她對我卻比親生的娘親還要好。晚年,因為失智症的折磨,幾乎讓瘋子真的變成瘋子,那又是另一現實殘酷的故事……

   再次,只能遙祝母親節/勞動節快樂,也在心底默默悼念著外婆,不知道您在另一個世界,還好嗎?


較舊的貼文 較新的貼文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