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華文程度好嗎?◎司徒畢

瘋之谷 | 你華文程度好嗎?

  相信不少人看到這句話的時候,都會謙虛地說:還好啦⋯⋯

  這種謙虛就是所謂的華人美德之一。

  新加坡是個多語社會,儘管華人占了大多數,卻因為各種各樣的政治、歷史、社會因素,華語的重要性漸漸每況愈下,英語反成了我們的官方主流用語。此消彼長的情況下,全國華文水平江河日下,已成了不爭事實,我國一直引以為傲的所謂「雙語政策」,也漸漸只剩下徒有虛名而已。

  在此的背景下,華文在主流媒體中鬧的笑話,無論是語法錯誤、錯別字、火星文等等等,都足以出一系列的笑話大全了。老掉牙的什麼「匈牙利鬼節」、「胸罩路」都已經成了經典。

  在以前,這些笑話只會通過主流報紙上的社論,被所謂有識之士,或者有心人士投稿反映。然後,各路人馬就會大肆批評一番,或者給些虛無縹緲的建議,什麼多背唐詩宋詞三字經、看什麼鬼電視連續劇、多閱讀古典文學等等等。沸沸揚揚喧嘩一陣後,又草草了事被遺忘。隔了一年半載,又會有新的材料再掀起坊間討論。循環反覆,大家也習以為常。

  但近年來,隨著網絡盛行,這類的笑話是有增無減。在日常生活中,私下華文鬧笑話是常有的事,有時是口誤,有時是筆誤,誰都會犯錯,但是誰都會輕鬆笑笑帶過。但是,往往到了官方犯錯時,一般都會被無限上綱、無限放大,然後在網絡上遭口誅筆伐。基本款就是什麼水準低落啦!貽笑大方啦!更有甚者就是有辱華人身分啦!背宗忘祖啦!然後就各種花式調侃羞辱官方都是「精英」,不是「精華」。然後就直呼原罪就是政府教育政策失敗,恨不得把前人拿出來鞭屍。

  這時候,那些謙稱自己華文程度「還好」而已的網民,就會一一現形。所謂的「謙虛」蕩然無存。各種陰陽怪氣地花式調侃、嘲諷、鞭撻、羞辱。個個自我感覺良好,自以為幽默,尖酸刻薄,還賣弄文采寫什麼狗屁不通的打油詩來諸般挖苦。彷彿在現實中,這些人人都是講得一口標準流利的華語,日常說話都能出口成章,行文如行雲流水,引經據典信手拈來的國學大師般,個個極盡在傷口上挖開瘡疤撒鹽之能事。

  在這社交媒體橫行的年代,網絡最偉大的功能,就是讓無數在現實中低調生活的平凡人,有了可以肆意表達自我的管道,讓各個變成無冕皇帝,在鍵盤上敲敲打打任何自覺不平之事。

  批判本無罪,但是批判之後呢?

  對於這樣的華文劣勢,又有什麼助益?不否認在其中有不少的有識之士,痛心疾首,而政府政策的確是造成了根深蒂固的癥結所在。但是,屢屢陰陽怪氣地挖苦,除了讓自己感覺良好之外,根本無濟於事。

  這類人太多了,感覺就像祥林嫂。祥林嫂一生受盡壓迫,除了絮絮叨叨不盡的委屈,就再無任何作為,一直到死。我們的社會從來不缺「聲音」,事實上,聲音太多了——而問題在於,行動太少。

  我們的社會缺的是實際的支持。在這群人眼中,無論民間、官方任何的舉措,都是亡羊補牢,為時已晚。對於任何的补救措施、政策,大都是潑冷水,喝倒彩。大家都在以德「抱」怨,自以為佔據道德高地,然後又一如既往不停地抱怨。中文有句话说得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大概就是这些人的真实写照。英文有句話說得更好,「if you have nothing nice to say, then don’t say anything at all」。

  將心比心,對於一群華文差的學生,難道天天恥笑對方程度爛,他們的華文就會好起來嗎?這種愛之深責之切的謬論還是留給上一代好了。這年頭,華文講不好並不羞恥,因為很多人「真的」不明白有什麼好羞恥的,讓你說,又永遠是千篇一律,什麼華文是我們的根的。拜託,在許多人放棄方言那一刻開始,我們就已經是失根的一群,還有什麼資格談根?真正羞恥的,是你們這些譏笑這些華語講不好的人,什麼二毛子、香蕉人不絕於口。連華人最基本的厚道都做不到,會講華語又怎麼樣呢?

  如果你已經絕望放棄治療(無論是自己還是華文),就請乾脆保持緘默吧!情願你給點空間,讓給那些真正還在為華文奮戰不休的前線的、台前幕後的華文工作者。不管你我華文好不好,要把華文傳承下去,不是單靠打嘴砲。你不屑雪中送炭,至少別落井下石。就算跌跌撞撞磕磕碰碰,至少,讓他們無怨無悔地幹下去,星星之火未必可以燎原,但是至少不要用你的口水話把人心都澆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