犧牲◎司徒畢

瘋之谷 | 犧牲

  最近在媒体上,看到那么一句所謂感人的话:「犧牲一座城,保護一國人」。這句話,真的讓人很納悶。請問,你犧牲一座城之前,有問過城裡的人嗎?城裡的人又知不知道自己「被」犧牲了?

  不知道為什麼,瘋子一直以來,對「犧牲」兩個字真的沒有什麼好感。首先,讓我們看看,犧牲自古以來,指的是以祭祀為目的而宰殺為祭品的牲畜,什麼魚、羊、雞啦⋯⋯

  歷史上,多少被推上神台的英雄豪傑,為國捐軀、慷慨就死、捨身取義、奮不顧身,多少人就在這樣一個又一個的犧牲帶領下,前仆後繼地繼續去犧牲。

  到了現代,犧牲卻變得越來越廉價,甚至成了不少人口中的口頭禪,什麼犧牲自己的時間;犧牲自己的自由;犧牲自己的隱私等等等。

  說穿了,一切的犧牲從來都是徒然,除了鼓舞原本已經接近崩塌的士氣之外,或者美化傷亡慘烈的結果,基本上,毫無用處。直到如今,除了不少失意人士申訴怨氣的標準詞彙,更成為了上司對下屬工作表現的評估標準。

  當然,犧牲性命這種偉大英勇事蹟時不時都在發生。往往大家只看到犧牲前面的人性光輝,卻忽略了犧牲的背後,往往是一連串的不幸、失敗、不公和黑幕。

  歷朝歷代,為國捐軀,為人民革命的大英雄們,背後往往都是一個無能的政權、腐敗的時代。這些所謂英勇的犧牲,都成了日後人們無限崇拜的對象,卻也代表著無力回天的無奈。說穿了,一將功成萬骨枯,只不過一體兩面而已。

  人說那些無名英雄的犧牲不是更值得敬佩嗎?但是,連名字都記不得,不過臉譜式地讓人集體歌頌,有什麼可敬,有什麼可佩?一輪哀悼、一輪讚揚後後,然後繼續翻開歷史的新一頁,連作為談資的條件都說不上,又在不久後,繼續上演犧牲的戲碼。

  別說那些為了國為了民犧牲的大仁大義,就算那些在辦公室盡責,不問回報的付出,又有多少是真正值得犧牲的?就連家裡父母的犧牲,又有多少的子女能湧泉相報,大不了就是一年一次的什麼父親節、母親節、生日,一頓飯,一份禮物,甚至到墳前一柱清香、一輪後悔莫及,美其名曰:樹欲靜而風不止。

  人民總需要崇拜的偶像、總需要行為的準則模範。但是犧牲真的不是必要的,祭祀上蒼,到頭來,上天,還不只是視萬物為芻狗的天地不仁。犧牲也只不過是無濟於事,徒然的結果。人在做,天在看,是的,天只是繼續看看而已,無動於衷。

  瘋子絕對不反對犧牲,但是一味地妄言犧牲,彷彿那麼理所當然,而不問犧牲之所以然,只會造成更多莫名其妙的既往矣,何念之的犧牲品,不斷重複著縱容造成犧牲的罪過,充其量,所有的英雄,不是英勇地犧牲,而是純口號式的「被」犧牲。

  說到底,這些犧牲者,和因祭祀这种虚无缥缈的目的被宰殺的牲畜,又有何區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