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小事◎司徒畢

瘋之谷 | 雨中小事

  又是一個滂沱大雨的午後。

  小島上的天氣總是那麼變幻莫測,原本應該炎炎的夏天,卻被不期而至的傾盆澆了一地水花。原本坐在駕駛座旁刷著手機,感覺到車子突然減速。

  「下車看看吧!」瘋婆子說。

  啊?抬頭一看,只見一個弱不禁風的佝僂身影,戴著口罩用頸項夾著把大傘的傘幹。明明是一把遮風擋雨的大傘,傘帽抵著一陣陣狂風,把身影壓得顫巍巍的。仔細一看,原來是個老太太。在這毫無憐憫的大雨中,用雨中殘燭這種頗為冷血的形容詞再恰當不過。

  畫面更不協調的是,這身影不但無懼大雨,夾著把大傘站在馬路中央,左手還拉著個拖菜籃,右手在雨中不斷地揮舞著,想要召喚德士。只見呼嘯而過的車子不斷地繞駛過這位老太太,彷彿老太太有個護身結界在四周,將車子擋在安全領域外頭。老太太倒是藝高人膽大,面對一輛輛迎面而來車子,毫無畏懼,大有一夫當關,萬夫莫敵之勢。

  看到這一幕,瘋子也難免動了惻隱之心,於是下車慰問一下。就這樣,瘋子已經一心要上演一幕老套至極「幫助老婆婆過馬路」的情節。瘋子準備大顯身手燉一碗暖暖雞湯……

  「Auntie,你需要幫忙嗎?」

  「我在等Taxi!」

  「Auntie,等Taxi應該到路旁比較安全。」

  「我怕他們看不到我。」

  「但是你這樣,很危險的……」

  「不會,我有神保佑我,不會有事的……」

  「……」

  以上對話,原文照錄,毫無藝術修飾。

  因為疫情關係,瘋子不知道該不該把老太太叫上自己的車,畢竟這一小株病毒早就把人與人隔得咫尺天涯。但是,老太太無論怎麼苦口婆心地勸,都泰山崩於前而色不變,堅持要在路中央等德士「看」到自己。沒辦法,瘋子只好硬著頭皮陪老太太等德士。

  注意,老太太仍然撐著大傘,瘋子可是「cosplay」著一隻落湯雞,陪在身旁。這畫面應該相當感人,但是接下來的劇情,可沒有往這方向走的意思。

  天可憐見,不到五分鐘,一輛德士迎面而來,瘋子當然是伸出了手猛揮。德士也緩緩減速停了下來。

  瘋子柔聲問了問老太太的地址,然後打開車門讓老太太先上車。司機也很友善地問老太太住哪裡?瘋子都還來不及轉述,不料老太太一看到司機,立刻就問:「You what race?」

  瘋子當場就驚呆了。

  原本一幕溫馨的劇情,立刻就往社會問題寫實劇的方向走了。(哦,忘了交代,司機是名印族同胞。)

  司機一聽立刻就已經垮下了臉。瘋子連忙越俎代庖解釋老太太是擔心司機不會聽華語。老太太眼力也實在好,看到德士司機垮下了臉,也接著厲聲說自己不會講英語,問題是這句話,是用英語說出的……

  司機大概也感受到情況的複雜,就問瘋子這老太太是不是我的親屬。瘋子都還來不及回答,老太太就堅定地說和瘋子完全沒關係。司機也識趣地叫老太太上車,但是說明不要把濕漉漉的雨傘放在座位上。

  不料,話未完,老太太已經收了傘,身手敏捷地把傘丟到座位上。這變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司機即時拒載,說老太太太麻煩,讓我們等下一輛車。老太太似乎也聽懂了,反擊說司機態度很惡劣,要投訴司機。

  瘋子這時候已經尷尬得無地自容,為了息事寧人,邊向司機道歉,邊拿起老太太的雨傘撐開,拉著老太太回到路旁。只見德士揚長而去。

  老太太的怨氣不但沒有隨車而去,還仍在絮絮叨叨地說這些司機一定是看自己是個老人,沒錢給小費,所以不願意載客。瘋子站在雨中,盡量安撫老太太說這年頭,搭德士根本無須給小費這回事。

  老太太卻絲毫不信服,說你怎麼知道,你搭過德士嗎?在正常情況之下,瘋子會說,我搭德士的時候,你都不知道在哪裡?但是很明顯,在老太太的面前,這句話無疑是毫無邏輯的。

  接著,老太太花了大概三分鐘用她朋友因為沒有給小費而遭司機拒載的故事,試圖要說服瘋子剛才那位司機的「大逆不道」。然後,更不斷地數落司機的「nasty」態度,是的,她用了「nasty attitude」一詞。這讓瘋子見識到老太太的「謙虛」,因為她之前還自謙說自己不諳英語。

  瘋子試圖委婉地告訴老太太,初次見面,就直接劈頭想要知道對方是什麼種族是一種頗為不合社交禮儀的行為。但是,很明顯老太太比較熱衷於去論證司機惡劣態度之不必要。

  老天總算待瘋子不薄,沒多久又送了一輛德士過來。瘋子這回狂揮著手,德士也停了下來。這一位司機也頗有憐憫之心,見到這一老一少在路中央,也拿著雨傘下了車。

  一看,完了。又是一位異族同胞。這回瘋子自以為聰明,在老太太再次自由發揮之前,立刻通報地址,然後打開車門……但是,老太太拖著菜籃的手卻絲毫沒有鬆手之意。

  「Auntie,你先上車,籃子我幫你放到後面。」

  老太太卻一臉質疑看著瘋子,然後用堅持的語氣。

  「我要籃子放在車後面。」

  德士司機也很體貼,已經打開了車尾廂。

  然後精彩的來了。

  我把菜籃提起,準備橫放在車尾廂,沒想到……

  「我的菜籃子要站著的,不要躺下來的。」

  不懂的話,瘋子還以為自己剛才送進車尾廂的是一條小狗。德士司機看著我,狐疑地看著我們怎麼那麼有閒情逸致在雨中「寒暄」。我只好硬著頭皮,如實告知。德士司機登時一臉「黑人問號」。老太太見司機一臉難色,又準備開腔。

  司機見到勢頭不對,卻已經先下手為強把菜籃子拿了出來,說自己的車子太小,裝不下,也擔心會弄壞老太太「寶貴」的菜籃,所以請我們搭下一輛車。老太太見狀正要發作,沒想到德士司機已經身手敏捷上了車,啟動引擎走了。

  至此,瘋子已經在風雨中淋了大概二十分鐘,也不肯定自己還能承受第三次的打擊。於是,只好問老太太介不介意上瘋子家的小車。老太太眼神都是懷疑,瘋子說這個時候應該很難等車,老太太只好就範。

  當瘋子打開後車廂,老太太看了看凌亂的雜物,還一臉擔心,說會不會壓壞自己的籃子,然後也擔心自己籃子裡的水會灑出來,弄濕車子。瘋子這才知道,因為溝通不良,大家都誤會了老太太要籃子站著放的原因。

  好不容易上了車,駕駛座上的瘋婆子問瘋子到底怎麼回事,瘋子二話不說,直接說了地址,讓瘋婆子就開車。老太太至此才稍稍收斂了怒氣,抱怨著現在的司機態度惡劣。然後,就傾吐自己腿力不好,一個人住,辛苦出來買菜的辛酸。

  聽到這裡,瘋子也不忍心再說什麼,只好任由老太太說著。下車的時候,把老太太送到電梯門口,仍嘗試提醒她下次等車,千萬不要站在路中央,盡量站到路旁。

  「不怕,神會保佑我的。」老太太信心滿滿說道,轉頭緩緩拐著走。「希望吧」,瘋子想。

  這故事有什麼寓意?一點都沒有。這不是什麼雞湯文,也不是什麼警世寓言。只不過是現實中,真實得有點荒誕的一件小事。

  換作是中學作文,這篇作文肯定是會被當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