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ang-guo-qiang

好好生活(上)◎張國強

新文潮 網店

虛構城市 | 好好生活(上)

  早晨,窗外昏暗街燈還在跟漸漸亮起來的天空掙扎著,死命的發出淡黃色的燈光照亮一偶幽靜,細雨滴在燈光下反射出金黃的色彩。我剛醒來心情明顯的不爽,嘴裡念念有詞地詛咒早起的自己。

  房間裡鍵盤打字聲夾帶著輪胎碾壓馬路發出的摩擦聲外,就只有我翻來覆去發出聲音。不爽歸不爽,還是沒敢有太大的動靜,畢竟志已經聚精會神的在進行創作。斷斷續續的打字聲固然讓人不耐煩,還是得尊重進行中的創作行為。不知不覺也受到影響,也開始在腦子裡玩起建構奇異故事的把戲,一會上天下地,一會昏天暗地,當然也有爛漫的純純的愛戀,就是盡力讓腦洞大開。遊戲畢竟是遊戲,不能太沉淪啊。一轉念間嘆了口氣,原來自己真的開始老化了,連幻想也沒來由的不再自在。

  實在睡不著就起來撒尿,累積了整晚的尿真是奇多,排掉後才能好好思考。我從廁所出來時,本來填滿空氣的打字聲已消失。剛才還在電腦前的志也不在了,此刻他就坐在漆黑客廳角落虛影裡的沙發上。我小心翼翼不發出任何聲響穿過客廳到廚房去。打開櫥櫃裡的昏黃燈光,就開始啟動咖啡機泡杯expresso,呆呆地看著緩緩滴入杯裡的黑亮咖啡還是挺有療愈的效果。先把咖啡擱在桌上,從冰箱裡找出幾片乳酪、一條黃瓜和一顆番茄。從袋子裡拿出兩片麵包,再用從冰箱搜出來的材料做了三明治就是份簡單而充滿元氣的早餐。

  我把三文治端到餐桌時,志已經坐在那裡顯然在等我,雖然他嘴上不會說。我先佈置好自己的早餐,再調整坐姿盡量做到舒服放鬆。他今天很有耐心的等待,看來肯定有求與我。

  你要不要也吃點……

  不用。(我還沒說完就被打斷了)

  那我就不客氣了。(說完就不客氣的大口咀嚼我做的三明治。)

  那個……

  哦……嗯……(口腔裡都是食材一時無法發出人類能理解的話語。)

  你先吃吧。

  迎來的是一段尷尬的沉默,我管不了這麼多就放開了大口吃我的三明治。過了幾分鐘後他看起來開始覺得難受,疑問在心裡如沸騰的水就要衝破喉結。他也有今天,活該。

  咳咳……(報應,吃太快噎著了)

  慢點吃。

  我沒事。(又狂咳了整整兩分鐘)

  咳完後我才開口:在寫什麼?

  (換回沉默做回應)

  我剛開始寫的時候也面對很多困難,大家分享經驗絕對只有益處。

  寫了段小說。

  期待噢。(我用非常浮誇的聲調試圖明確傳達我的誠意。)

  感覺不對。

  沒人敢說那樣寫對,那樣寫錯。加油啊!

  他對我浮誇的表演送了個大大的白眼,放下他剛寫的一段小說就走開了。我慢慢的啜吸杯子裡濃濃的expresso,腦子還是如漿糊般的把所有需要處理的信息都卡在某個接口。

  當我和志出門後,天空就飄起了細雨,地上的石灰地也因水滴而顏色漸漸暗了下來。我們的腳步居然一致得我不禁暗暗跟著節奏數著左右、左右、左右、left right、left right、kiri kanan、kiri kanan、左右……直到他好像發現了而故意跳過一節讓完美的節奏如出軌的火車一樣亂七八糟,失去了和諧我也失去了數著節奏的動力。

  我們這是去哪裡?

  哦……(還在為掉鏈的節奏而懊惱。)

  要是沒有,我就回去了。(完全是不耐煩的口氣,說完側了身大有要回頭了之的意思。)

  我們出去走走吧。

  走走?浪費時間吧。

  你不是要寫小說嗎?

  所以就得回去繼續寫。

  別寫了,去走走吧,好好生活,好好體驗。

  我是要好好寫小說的。

  要好好寫,就得好好生活。

  志停下腳步轉頭看著我停臉上大寫著不解。

  各位看官,那就下回分解了!


較舊的貼文 較新的貼文


發表留言

Liquid error: Could not find asset snippets/gtranslate.liqui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