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生活(下)◎張國強

城市虛構 | 好好生活(下)

  實龍崗河(Sungei Serangoon)是新加坡本島東北部一條小河,上游位於淡濱尼路(Tampines Road)。而檳榔河(Sungei Pinang)在後港(Hougang)跟實龍崗河匯流,然後才繼續往北流向羅弄哈魯士(Lorong Halus),最後在榜鵝海邊的實龍崗港入海。2011年,實龍崗河的入海口就築起了道大壩,把鹽水河轉化為蓄水池。河沿也經過精心的改建,鋪了步道供人們來運動,沿途增設運動器材,入海口附近還建了飲食和娛樂設施。

  下午五點半,我和志就在後港公園啟程沿著實龍崗河慢跑。我們一面保持呼吸平穩,一面有的沒的聊了起來。沿途有些好幾個風景挺不錯的地方,我們也會停下來觀賞和拍照。可能還算早,有些段落也就只有我們兩人的腳步聲。

  剛離開盛港就要進入榜鵝(Punggol)時,來到這裡河面突然豁然開闊,能看到比較遠處的風景。我們一起發現前面有個運動裝束的女孩,縮著脖子佇立在石板路上動也不動。我們靠近時才發現女孩前面有一隻體型碩大的四腳蛇正跟女孩對視,兩方僵持著好像沒人願意先走開。志馬上前用力的用手臂做出驅趕四腳蛇的動作,嘴裡還發出威嚇似的聲音,想虛張聲勢把四腳蛇嚇走。

  四腳蛇看來有點納悶,緩緩地走入河裡再不慌不忙的入水遊走。我覺得四腳蛇是不願跟志一般見識,而不是因為懼怕。我閉上眼睛鬆了口氣,再睜開眼就發現志和女孩不見了。抬起頭來就看到他們兩人已經在我前面大概五十米外,他們兩人有說有笑好像認識已久。我只好邁開腳步試圖跟上,但他們兩人的腳程對我來說實在太快。步道沿著蜿蜒的河道往入海口,他們兩人拐進一個彎道就消失在我的視線。

  在靠近大壩不遠處有幾間餐廳和酒吧,我隨意挑了個階梯爬上去找志。才上了幾級台階就見到他們兩人坐在一間酒吧外的小花園,面對著實龍崗河喝酒談笑。我爬完階梯後就繞到酒吧的入口,我猶豫著該不該打擾他們,只能尷尬的在酒吧外裝著看餐牌。女孩突然轉過頭看到我站在酒吧入口,就跟志嘀咕了兩句,志馬上轉過頭對著我招手要我過去。

  我走到他們身邊時女孩,呵呵地笑著說,「我們可以跟大叔一起去烏敏島。」

  志居然也跟著笑說,「太好了!我們明天三人就去那裡玩。」

  然後他們就繼續聊天,沒人搭理我。我還在思考為什麼我得跟他們去烏敏島。最尷尬的是居然沒有服務員過來問我要喝點什麼,我連自己該不該留在這裡都無法確定,更無法主動叫服務員或問關於我去烏敏島的事。

  「實龍崗河成為蓄水池後好處真多,原來空氣裡的鹹味都淡了好多。」女孩突然轉過去看著河說道。

  「實在太好了。」志馬上接話,而且是滿口同意的語氣。

  「有人問過那條河嗎?」我很突兀的接話,又像是在自言自語。

  「問河?」女孩和志同時問像在自問。兩人還是繼續看著在夕陽下發著金黃色的光芒。

  「也沒人問過大叔啊。」

  烏敏島回來後,志就忙著談戀愛,我們很少能碰見更不要說好好坐下來聊天。今天他居然發短信給我,問題是時間在午夜12點後。我已經在床上刷抖音看著大長腿妹妹,看得兩眼發直無法停下來。當我查看WhatsApp看到他的信息時,我不由的心裡一驚,想「不會吧」。

  實在沒辦法,我只好換了衣服,冒著大雨打車去市區。按照接我電話的小妹妹的指示(不要問我什麼志的電話是小妹妹接的),幾經轉折我才找到在克拉碼頭(Clark Quay)附件間不起眼的酒吧。我一進去就被裡面的煙霧熏得幾乎要退出來,結果被一個穿著連身裙的女孩一把拉了進去。女孩尖著嗓子(典型越南女孩說中文的口音)說「你終於來了啊!」雖然音樂的聲量很大,但她並沒有提高嗓門,而我還是聽得很清楚的,只是感覺刺耳不太舒服。我被女孩被帶到了一個處沙發座,雖然他被好幾個嘻嘻哈哈的女孩圍住,但我一眼就認出那是志。

  「你終於來了啊!」他站來起來撥開女孩們向我撲了過來嘴裡嘀咕著。

  我莫名其妙地就被他拖到身邊,沒等我反應過我就有了樽滿上啤酒的酒杯。大家突然非常有默契的站了起來,高高舉起自己的酒杯,高喊「乾杯!乾杯!乾杯!」然後大家就真的就喝光自己酒杯裡的酒,還輪番把杯子倒轉以證明自己真的乾杯了。我還是一樣糊里糊塗的跟著站起來、舉起酒杯、喊乾杯、真的乾了杯。後來我發現了規律,只要放著的電音到了某個高潮,大家就會自動地舉杯再乾杯。這樣幾遍後我被灌得昏昏沉沉,完全無法再問志任何有用的問題。

  當音樂嘎然而止時,閃爍的霓虹燈也消失,白燈在瞬間一起全被打開。所有的人好像殭屍遇到陽光般低頭用手遮住,身體都不由自主、不舒服地蠕動著。我抬頭看到剛才看起來亢奮的臉頰都刷白了,尤其不少女孩們的口紅和妝容半退下,好像所有的精力被抽乾,都乾癟得顯得超疲倦。

  「老闆,結帳。」看起來精神還不錯的服務員很有禮貌地對我說道。

  我看著賬單後酒醒了一半,再轉頭看志已經睡著,嘴邊還流著口水。我閉上眼咬牙,希望自己也能暈過去。

  早晨下了場雨,志坐在窗邊的書桌前聚精會神的打字。我坐在沙發上啜吸著剛泡好的無糖黑咖啡,同時在閱讀文學雜誌《字花》裡的那幾篇關於城市地表下的故事。空氣有點涼意給人種舒服寫意的感覺,除了雨水落下沙沙的聲響就只有志緩緩的打字聲。